第288章

“守得云开见月明啊。”杨束感概,拿起梅花糕,冲崔听雨笑。

一大口下去,杨束沉默了。

“好吃!”

杨束控制表情,努力吞咽下去。

“咳咳,咳咳咳!”

到底没绷住,杨束扶住桌子干咳。

“崔听雨,你是不是换糕点了!”

“那也要旁人做的出来。”崔听雨悠然品茶。

“我下次注意,一准合娘子口味。”杨束温情脉脉。

崔听雨眼角抽了下,直截了当道:“男儿当志在四方。”

吃一次就好了,崔听雨实在不想尝第二次。

“我愿意为娘子做羹汤。”杨束满眼温柔。

“假的有点过了。”

见墨迹干了,崔听雨把画卷起来,放进长匣子后,递给杨束,“不算太详细,但也够看。”

“你看你,好端端的整这出,非要让我一个大男人哭成孩子。”

“往后公主府搭戏台子,都不用请戏班。”

杨束放下长匣子,牵起崔听雨的手细细的看,“同样五根,为啥你就画的那么好?”

“给我来一张?”

“不说话就是答应了,我帮你研墨。”

崔听雨一脸无语,什么叫她不说?他就没给她说话的机会!

“坐着是不是不够威风?”

杨束想了又想,摆出了泰哥的姿势。

崔听雨捂眼,见杨束死活不改,只得提起笔。

时间悄然划走,屋里的两人虽未交谈,却莫名的温馨。

“好了。”

崔听雨动了动手腕。

“我瞧瞧。”杨束凑了过去,然后跳脚了,“崔听雨!”

“不像吗?”崔听雨看着画,带着点点疑惑。

杨束胸口起伏,人跟狼怎么像!

“我受到了很严重的创伤,你必须做出补偿,整个公主府,数你的床最舒服。”

崔听雨点点头,随着哐的一声,屋里安静了。

“崔听雨!”

门外,杨束怒了。

崔听雨环顾了下四周,将画挂在了左边的墙壁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