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红梅

“那些遭抢的富户,一定很感激秦帝。”崔听雨接过杨束递来的蝴蝶酥。

“都是我该做的。”杨束憨笑,无害极了。

对杨束的脸皮,崔听雨已经见怪不怪,“去南街了?”

“何止啊。”杨束拆开另一个纸袋,将枣泥递过去,“东街也去了。”

“如此张扬,不怕被人发现行踪?”

“在自己媳妇的地盘,我怕什么,正好让他们知道咱们和亲一事。”杨束随口道。

“我还未应下。”崔听雨微敛眉眼。

“给你看诊的大夫,我找他问了,他说你眼睛很好,不存在漏看美玉的情况。”

“……”

“瞧。”杨束变戏法一样变出两根梅花,“有没有惊喜到?”

杨束往前凑了凑,眉飞色舞,一脸的你快夸我。

崔听雨有刹那失神,目光落在梅花的花瓣上,无意识的开口,“当真是美。”

少顷,她看杨束,“公主府并没有梅花,你从哪摘的?”

“崔冶的宅子,我特地挑了最红的。”杨束得意道。

崔听雨手揉向眉心,“有人瞧见?”

“我同崔冶打了招呼。”

“怎么打的?”

杨束拿了块糕点放嘴里,疑惑崔听雨因个梅花追根问底。

“就说一家人,我去薅点你院里的花草。”

杨束眨巴眼,“这梅花不对?”

“公主,陈老来了。”蒙颇轻叩门,禀道。

崔听雨瞟杨束,“自己去解决。”

杨束握住崔听雨的手,可怜兮兮,“媳妇,你不能不管我啊,这地我又不熟,铁定要挨欺负。”

“真凉。”杨束不让崔听雨抽回手,包裹进自己掌心。

“无赖。”

“什么无赖,我这是疼媳妇!”杨束理直气壮。

崔听雨懒得与他争辩,朝外道:“同陈老说,是府上的人折的,等过了冬,我寻洛阳红给他。”

“区别对待,在我这,怎么不见这么温和。”杨束小声控诉。

“我屋里有镜子。”崔听雨没好气的开口,这混蛋每次都是惹事方,还指望别人以礼相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