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大舅兄,何时回来的?怎么也不让人通传一声?”杨束扬起和煦的笑。

“王上活着就好。”许靖州咬字。

杨束抹了抹眼角,“大舅兄千里之外,还担忧本王的安危,本王甚是感动。”

“可惜天色已晚,不然本王一定与大舅兄畅饮。”

“牌九,马车呢?快送大舅兄回府。”杨束说着,提衣摆跑了。

今晚的月色,实在不皎洁,再不跑,许靖州的手搞不好就掐上他的脖子。

才回来,就让人加班到深夜,确有那么点过分……

许靖州胸口一阵起伏,气压了又压,才没去追杨束。

他上辈子造了多大的孽,摊上这么个混玩意!

牌九看着许靖州翕动的嘴唇,一句话都不敢说,生怕把怒火引到自己身上。

可惜许靖州没出声,牌九听杨束说过,读书人骂起人来老脏了,他还挺好奇的。

推开房门,扫了一眼,杨束收回脚步,往墨梅的屋走。

“回来了。”

听到动静,陆韫放下杯子,朝杨束柔柔一笑。

“娘子,夜深了。”

看着床边的椅榻,杨束心里一叹,今晚要独守空房啊。

“给墨梅喂完水就睡,衣物已经放进浴室了。”陆韫擦了擦杨束眼睛上的灰尘,温声启唇。

杨束点头,刚要走,墨梅醒了。

“小姐!”

惊呼声在屋里响起,墨梅喘着气,满头大汗。

“小姐在车里!小姐在车里!!!”墨梅面色恐慌,挣扎着要爬起来。

“墨梅。”陆韫忙按住她,不让她碰到伤口。

“我在呢,我在呢……”陆韫眼圈泛红,一遍遍安抚道。

“小姐!”

墨梅愣愣看着陆韫,哭出了声,“你吓死我了!”

墨梅想抱住陆韫,抬胳膊的那刻,她终于发现了不对,她的手,短了。

“墨梅。”陆韫红唇微张,哽咽难言。

呆了好一会,墨梅回过神,她看向杨束,“姑爷,我是不是把马车拦了下来?”

她眼里满满的期待。

“是。”杨束弯下腰,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