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何相书嘴唇一阵蠕动,要钱的话卡在喉咙里转了又转,到底没出来。

书可以晚些读,但人不吃饭,会死。

总不能真逼杨束去卖。

“太师,还有要事?”

礼部尚书和何相书都走了,唯独谢太师没动,杨束抬眸看过去。

“王上,不知元锦如何冲撞的你,我回去也好罚他。”谢太师语调平静。

杨束起了身,还真告状了啊,天下父母心,见不得自个孩子受欺负。

“是要罚,他提起陶青,满脸向往,直恨没投胎做他的儿子。”

“如此不辨是非,不知感恩,本王痛心不已,下手重了些,太师莫怪。”杨束一脸诚恳。

谢太师咬了牙,眸色幽幽,哪还有给谢元锦讨说法的心思。

这个犊子玩意!

“太师,切莫动气,要注意身体啊!”杨束在后面喊,见人走远了,他手摸上下巴,跟他斗,还嫩着呢。

哭的惨又怎么样,他会颠倒黑白!

太师府,谢元锦捂着屁股上蹿下跳,扯着嗓子嚎:“爹,我没有!”

“他胡说八道!”

“娘,救命啊!”

“给我站住!”谢太师追在谢元锦后面,戒尺一下又一下。

但不知道是谢元锦会躲,还是谢太师老了,挥了十来下,连谢元锦的衣摆都没碰到。

“老头子,你行不行啊?”

谢元锦放开捂着屁股的手,回过头冲谢太师做鬼脸。

谢太师眯了眼,将戒尺抛了出去。

谢元锦一个后空翻,帅气躲过,整个人越发嘚瑟。

“老头子,都说你老了,还想追上我?省省吧,我已非昔日……”

“元锦!”

谢太师眼睛张了张,急声喊。

威风的时刻被打断,谢元锦很不悦,正要继续嘚瑟,嘭的一声,他一头撞树上。

脑袋晃了两下,谢元锦翻了白眼。

……

“什么!请了大夫入府!”杨束抬起眸,眼底有惊色。

谢元锦自小就皮,没少惹祸,谢太师擦了那么多次屁股,没道理因几句挑拨的话,就下重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