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池边,杨束瞥谢元锦,“吃错药,还是被赶出来了?”

谢元锦递东西的手一顿,塞回了怀里。

他就说嘛,就杨束这种没皮没脸的,哪可能一蹶不振,烤栗子可是花了他两文钱,给狗吃都不能给杨束!

“听大哥说,你心情不好,我来看看哭了没。”谢元锦微抬下巴,拽的不行。

杨束露出笑,一脚踹谢元锦屁股上。

真就三天不打,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也敢跑来看他的笑话。

“方壮,去烧热水,给咱们谢公子好好洗洗。”

谢元锦刚要骂,闻言,手脚并用上了树。

“你别乱来!”

“我爹不会放过你的!”

“糟蹋良将,简直禽兽不如!”谢元锦指着杨束,唾沫横飞。

杨束抱手,右眉微扬,良将?还挺能往自己脸上贴金。

“抓下来。”

杨束随口道,给了他点颜色,还真开起染房了。

“干什么!”

“别碰老子!”谢元锦拍打方壮的手。

尽管他反抗激烈,奈何双拳难敌四手,最后还是被扯了下来。

“放开我!”

谢元锦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杨束揉了揉耳朵,颇为无语,还以为长本事了呢。

横着就是送。

“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来干嘛的?”杨束扫视谢元锦,露出意味不明的笑。

谢元锦挣扎的动作一停,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跑不出去。

“畜牲!老子看错你了!”谢元锦悲愤不已。

“亏我以为你情绪低落,还带了烤栗子,整整两文钱啊!”

“呸!”

谢元锦踢着腿,眼泪都要下来了。

“关心人就关心人,非整的跟幸灾乐祸一样,难怪谢太师的戒尺换的那么勤。”

杨束走过去,拉开谢元锦的衣服。

“你干什么!”谢元锦圆瞪着眼,冲杨束咆哮,“我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杨束翻了个白眼,把那包栗子拿了出来。

剥开一个,杨束丢进嘴里,抬起手,示意方壮把人放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