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三千杨家军,要拦不住捣鬼的人,杨束非把天捅了。

“咿。”

似是看出陆韫精神萎靡,杨宁一晚上缠着她说话。

被柳韵抱走,还很不情愿。

深夜,听到小床上传来的哭声,柳韵披衣下榻,急步过去。

谢戌也看了,都说没问题,但宁儿就是会从睡梦中惊醒。

抱起杨宁,柳韵在屋里踱步,轻声细语的哄。

不敢再把杨宁放进小床,柳韵让她同自己一起睡。

期间又醒了两次,好在都很快睡了。

掖了掖被角,柳韵抿了唇,她不信神佛,但连谢戌都看不出原因,或许该请人做场法事。

早上,用饭的时候,柳韵犹豫后,还是同杨束提了。

杨束捏着杨宁的小手,点了点头。

虽然秦王府做法事,有那么些好笑。

将士的凶煞之气,哪个鬼魅敢造次?

“咿。”

杨宁指着汤包。

杨束看了看她的牙,一脸遗憾,“宁儿,真不是爹爹不给你吃,你也就能咬破个皮。”

“要噎着了,你爹我可就完了。”

话是这么说,但看杨宁满眼的渴望,杨束悄悄撕下点汤包皮放进她的嘴里。

柳韵瞟过去,见一大一小同步笑,不禁摇头。

做了坏事的德行,真是一模一样,都不用教。

“娘子,也不用去外面请,管策不就是神棍?”

“这做法事,他肯定行。”杨束喝了口汤,说道。

柳韵抬了抬眸,怎么把管策忘了!

……

“做法事?”

管策瞪大了眼,往秦王府看了看,“这里可没什么阴气。”

“宁儿夜夜啼哭,我和柳韵担心她染上脏东西。”

“走吧。”管策让杨束带路。

扶湘院,管策看完杨宁的脸,看她的手,最后上手摸骨。

“怎么样?”杨束问。

“适合习武。”管策认真回。

“……”

“我是问啼哭的原因。”

管策收敛了神情,看向杨束,“与你关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