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悲怒

“啃馒头去吧。”

杨束拿过兔腿,狠狠咬了口。

崔冶张大眼,“你竟然,你竟然!”

杨束这姿态,分明是对他皇姐动了念头!

杨束又是一口兔肉,气定神闲,“我干什么了?你小子没眼光,我还要给你吃肉?”

“我,我这写信!”

“你写,你尽管写。”杨束压根不在意。

崔冶愤愤走了两步,回过头,觑杨束。

“别这么看我,信确实会检查,但送,我肯定给你送到崔听雨手里。”杨束随意道。

他什么德行,崔听雨还不清楚,崔冶说的再真实,她也不会信。

人没回吴州之前,他说了多少甜言蜜语,崔听雨都免疫了。

她宁可相信铁树开花,也不会相信他有真心。

忧伤啊。

所以,做事不能做绝,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局势会变成什么样。

比如,相互猜忌,牵手了……

但形象,已经固定了……

崔冶撇嘴,走了过去,抢了山鸡就跑。

“我擦!老子的鸡!”

杨束喊了声,刚要追,接触许靖州望来的目光,杨束憨笑,做了个闭嘴的手势。

虽然他是王上,但大舅兄真不能惹,他要不干,累死的就是他了。

一只鸡,崔冶跟护卫分了,他心里还是有杨束的,给他留了鸡屁股。

这明天,必须往死里揍!

……

荣国,连冉衣摆飞扬,狂奔进村子。

看到她,浆洗衣裳的蒋大娘愣住了,“冉丫头?你,你回来了?”

“二丫!我家二丫!”蒋大娘抓住连冉的手臂,满脸激动,“她呢,她是不是也回来了?”蒋大娘期待往连冉身后看。

连冉张了张嘴,随后闭上。

到萧国,她和二丫就被分开关了,猎场每天都死人,活下来的,很少很少,就算侥幸活了这一次,还有下一次。

送回来的人里,连冉没看到二丫。

蒋大娘手脱了力,满眼悲色,“二丫,我的二丫啊。”

“那群遭瘟的畜牲!”蒋大娘咬牙切齿的咒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