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陆韫在主位坐下,众人互相望了望,谁也没开口,气氛一时有些沉闷。

“启禀王后。”何相书出列,躬身行礼,“秦州之外,学堂少,民众普遍不识字,如今银库充足,印刷几万本蒙童读物,不是难事,还请王后批准。”

“何祭酒心是好的,但温饱未解决前,百姓哪有余力读书。”

陆韫声音沉稳,“秦州教学也有些日子了,虽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朗诵、书写,想来会。”

“何祭酒回去,挑选百人,年纪在十岁到十五之间,安排三名先生,领他们去各地转转。”

“每到一地,让这些孩子向稚童授课。”

“心里有了渴望,推行才会事半功倍。”

何相书猛抬眸,他知道陆韫聪慧,但没想到她眨眼间,就有更好的主意,且第一次议事,丝毫不见怯意。

好像本该如此。

“臣思虑不当,回去便挑选百名学子。”何相书行礼后站了回去。

众人眼里都有惊色,陆韫竟说的头头是道!让人无从反驳。

碰巧?还是和何相书提前通过气?

官员们实在难以相信一个后宅的女子有这般见解。

“启禀王后。”

工部员外郎站了出来,“民工的工钱,给的着实有些高了,每月都是巨大的支出,还望缩减些。”

“他们自己也是这个意思。”工部员外郎加了句。

陆韫微蹙眉,“前一脚百姓送钱送粮,后一脚,你缩减他们的工钱,秦州何时这般薄凉了?”

“风吹日晒,重担扛肩,一双手新伤不断,再完好的鞋,也穿不过三日,这些钱,哪里高了?”

“他们不要,便可以不给?”

“王上曾同我说过,银库再艰难,也不能动军饷和民工的钱。”

“退下吧。”陆韫满目威严,“此事,勿要再提。”

众人被她气势所慑,一时间无人出声。

何元正微扬嘴角,小崽子好运啊,陆韫这能力、气度,他将来征战,绝对无后顾之忧。

说杨束没天命,谁信?

万民拥护,媳妇又是个好的,就差把龙椅放他屁股底下了。

沉默了一会,仍有官员不死心,有些更是故意抛难题,试图难到陆韫,但不管事情多棘手,陆韫都能说出一二。

半个时辰过去,议事厅静了。

他们必须承受,陆韫不是好看的花瓶,她脑子里是真装了东西。

虽然没逆天到什么都会,但她能从细节窥见脉络,接着让专人处理。

思维极敏捷。

见他们消停了,陆韫抬起眸,开始了真正的议事。

秦州已由幼童成长为青壮,接下来的重心,该放在秦州之外。

这不是一步能走成的,需要大家共同努力。

太阳在云层里钻进钻出,众人从议事厅出来,已是申时。

偏房,陆韫饮着茶,心下长松了一口气,秦州的官员选拔严格,没让人失望。

虽有些刁难,但都是严格管理政务。

并不需要关进刑部震慑。

……

裘家,裘嫣紧抿着唇角上了马车。

杨束不在,她必须换目标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