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轻视

“你们干什么!”杨华月朝着侍女的脸就是一巴掌,“谁允许你们动我的东西了!”

“都滚出去!”

杨华月下手太狠,侍女哪碰上过这么粗蛮的,一时呆住。

“滚!”

杨华月竖起眉,使狠力,将侍女推出屋。

牌九等在院外,听到痛叫声,他走了进去。

“怎么回事?”

见侍女摔在地上,手上擦出血痕,牌九不由拧紧眉。

“九总管。”侍女红着眼眶,将事情说了一遍。

“还真当自己家了!”牌九眼里闪过怒色,大步进屋。

“二姑娘,你既识字,该听得懂人话,早上那会就让你收拾行李,这都午时了,你还想赖到什么时候?”牌九声音冷沉。

杨华月拿起茶壶砸向牌九,“你一个奴才,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这是杨家,陆韫凭什么赶我走!等大哥回来,看他怎么罚你们!”

杨华月一边骂,一边丢东西。

秦王府处处精致,物件都是好的,杨华月怎么可能走。

她姓杨,跟秦王连着筋,她才是正经的主子,要走也是陆韫走。

“擦干净你的狗眼,别怎么选都不知道,王后再威风,还能威风过王上?”

“我可是王上的妹妹,他要知道你们赶我走,肯定会砍了你们的脑袋!”杨华月声音尖利,面部因用力过猛,有些扭曲。

牌九嘴角抿成了直线,好在王上走了,不然,得动手打女人。

接来个什么玩意。

“别过来!”

见牌九靠近,杨华月掏出剪刀。

“二姑娘,现在走,大家还能愉快,劳你奔波一趟,我们会给补偿。”牌九面无表情的开口。

“谁要那点子补偿,我要见大哥!”杨华月剪刀往前捅了捅。

牌九耐心彻底耗尽,罢了,听不懂人话,就不讲了,一个跨步,牌九夺过杨华月的剪刀。

“狗奴才,你敢碰我!”杨华月惊叫。

“取绳子来。”牌九朝外喊,手心痒的厉害,要不是顾念杨华月有那么一点点杨家的血,牌九早一个大逼兜打了过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