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为了给许刺史娶个媳妇,多不容易啊,这么远的亲戚,我都找了出来。”杨束把自己感动坏了。

浣荷院,陆韫把糕点、果盘摆在杨董春面前,笑容温和,“这一路,累着了吧?”

“让锦绣阁做了两件衣裳,也不知你穿着合不合身。”陆韫看向墨梅,让她取来。

杨董春拘谨的缩着肩,抬眼偷偷打量屋里的装饰,每一样,都是她不曾瞧过的。

趁陆韫不注意,她抓着糕点往袖子里塞。

“三妹妹,去试试?”陆韫接过托盘,放到杨董春面前,笑看她。

“给我的?”杨董春伸出手,去摸衣裳,光滑的布料,让杨董春眼睛亮了亮,激动下,她袖子里的糕点掉落了出来。

场面有一瞬间的凝滞。

陆韫弯下腰,将糕点捡起来,“墨梅,把碟子放远些,免得又滚落到地上。”

杨董春低着头,不敢看陆韫。

“院子已经打扫好了,我让墨梅带你过去,缺什么,你同她们说。”陆韫眸色温柔。

杨董春嗯了声,抱着衣裳,随墨梅离开。

看着房门,陆韫轻轻一叹。

杨束望着杨董春离开的方向,抬腿进屋。

“娘子,如何?”杨束在陆韫身侧坐下,透着些急切。

三个里,这个算关系近的。

“怯弱了些。”陆韫启唇。

“与许刺史,怕是不相配。”

“没事,还有两个呢。”杨束自我宽慰。

陆韫瞧他,红唇抿动,终是没说。

战乱中,杨家的亲眷,死的死,伤的伤,活下来的没几个,以至于找个姑娘,需沿着族谱翻。

陆韫问了牌九,这几个姑娘的家境都不甚好,只杨华月,识得几个大字。

许靖州诗才、文章、策论,样样了得,精心培养的女儿,尚难相配,寻常人家,就更别说了。

如今只盼她们蕙质兰心,能弥补才学上的短板。

“听牌九说,裘川安又给浣荷院送了东西。”杨束拿起块糕点,咬了口,“我打算给他派个任务,弄远点。”

“成天跑你面前送温暖,要不是知道怎么回事,我真得怀疑他撬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