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公主。”

蒙颇走进屋,抱了抱拳。

崔听雨搁下笔,随他往外走。

林子里,妇人眼睛被黑布蒙住,不安的绞着手指。

听到脚步声,她往后挪了挪,因被绳子绑着,没法逃离。

“取了吧。”崔听雨淡声道。

“听,听雨?”妇人红唇抿动。

“有些日子没见了,近来睡的可好?”崔听雨半蹲下,与妇人面对面。

“听雨。”苗常仪眼泪溢出眼眶,“我不想的,周家势大,我能怎么办!”

“难道要为了你,搭上府里近百口人!”苗常仪眼里满是痛苦,哭喊道。

崔听雨唇角勾起嘲讽的笑,“一个人的变化,原来可以这么大。”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演技精湛呢。”

“没办法?”

“只是舍了我,能得到更多。”

崔听雨起了身,拔出蒙颇手上的剑。

“听雨,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苗常仪扑到崔听雨脚下,哭道。

崔听雨用剑尖挑起苗常仪的下巴,看着这张脸,过往的一幕幕在她眼前浮现。

“那时候,多好啊。”

崔听雨剑一挥,划开了苗常仪的喉咙。

苗常仪瞳孔大张,不敢相信的看着崔听雨。

“让他们夫妻团聚。”

崔听雨把剑还给蒙颇,转身就走。

上周家的船,手上是要沾血的,走捷径,就得有踏空的准备。

周家都倒了,更何况依附他的爪牙。

仅流放,怎么平息的了崔听雨心里的恨。

拿她铺路,要看命够不够硬。

“公主,晋城来人了。”侍卫上前两步,禀道。

“丢出去,业帝若觉得吴州有反心,就派大军来镇压。”崔听雨脚步未停,越过侍卫上了马车。

“世子,公主把人丢出了吴州。”

茶馆里,随从贴在沈珩耳边道。

沈珩抬了抬眸,握着茶杯的手收紧,崔听雨这是和皇帝彻底撕破脸。

“世子,东西还要送吗?”

“送。”沈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