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民怒

红雯拉住昭词,“秦王在屋里,咱们晚些过去。”

“外面的传言真不假,秦王很宠姐姐。”昭词看着正房,手托上腮,“想和姐姐睡。”

红雯瞥她,“你还爬床爬上瘾了。”

“也就爬了三次。”

见昭词嫌少,红雯默默无语,她知不知道自己在跟谁抢人?

这些天,红雯可是打听了,秦王是个大醋坛子,吃起醋来,不管男女。

“见好就收,仔细挨收拾。”

“姐姐才不会。”昭词现在听不得旁人说柳韵的不是。

红雯觑她,“这是秦王府。”

“我知道啊。”昭词一脸莫名。

红雯摇头,算了,傻成这样,估计秦王也不愿和她计较。

葛根的价格,一天天上涨,短短五天,翻了十倍。

周柏成摸着银锭,一脸满足,五车葛根,三十万两,这生意,实在爽。

周柏成大笑出声,同一时刻,丁知府的折子送到了皇帝的御案前。

父死儿子却不奔丧,连下葬都未出现,这期间,还加了官,业帝大怒,让内侍把户部尚书喊了过来。

“说说,怎么回事?”业帝点着奏折,沉声开口。

梁远纪嘴巴张了张,“皇上,臣、臣不知啊!”

“不知?”业帝拿起奏折砸向梁远纪,“是不知,还是包庇,结党营私!”

“臣不敢!”梁远纪忙跪了下去。

业帝站起身,凝视梁远纪,好一会冷声吐字,“回去待着。”

梁远纪佝偻着身子往外走,出宫后,他抓住随从的衣衫,目光沉暗,“去查。”

“公子,十、十两了!”

小厮跑到周柏成面前,舌头打结道。

“什么!”周柏成腾的翻起身,“葛根有什么密用?如此疯涨!”

周柏成转着圈圈,拳头捶向桌子,还是急切了,要再等等,何止三十万两!

“这萧国人,银子是天上掉的不成!”

“去,在他们之前,将葛根收到手。”周柏成眼底翻涌,里面是满满的贪欲。

一晃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