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别锁着眉了。”杨束抿茶,“里头急,外头不急,只能是刚勾搭上。”

“已经交代密卫,让他们留意。”

“再来一局?”杨束把棋子摆回去。

许靖州站起身,“不了,月瑶怕是在等我。”

“输赢是常事,大舅兄,你这心态,要宽宽啊。”

许靖州斜杨束,“既如此,王上同我下几局围棋?”

“时辰不早了,本王还有政务,就不作陪了。”杨束理了理衣裳,满目威严的离开。

许靖州暗暗撇嘴,真够能装的。

永和县,一村民边跑边喊,“贾老板来了!”

顿时,田野间气氛热络起来,但不是所有人都欢喜,贾老板收购的价越来越高,可葛根越来越难寻,找半天,都难找到一根。

“这次是多少?”有人捏着锄刀问。

“一百文。”

周边顿时都是吸气声。

“早知道上次就不卖了!”有人拍大腿。

“我昨儿挖到一根,是现在卖,还是再等等?”一农户咬着后槽牙,拿不定主意。

“肯定再等等啊,贾老板隔两三日就来,我打听了,他会在永和县待两个月,下一回,这价格一准更高。”

周边的人一听,眼睛闪了闪,纷纷跑回家,把葛根藏起来。

酒楼里,穿蓝衣的男子给身旁的人倒酒,态度十分恭敬,“周公子,我库房里有五车葛根,只要你往丁知府那递个话,我立马让人送进你的府里。”

“葛根的价格,周公子应该也听说了,一根足有一百文。”

周柏成瞳孔缩了缩,他转着酒杯,好似漫不经心的开口:“递什么话?”

男子一笑,“户部员外郎汤宽,其父两月前亡故,他却隐而不报,实在不孝。”

周柏成饮下酒,略思索后,吐出两个字,“准了。”

“谢公子。”男子一脸喜色,忙给周柏成满上。

当晚,五车葛根进了周府。

宣阳城,崔听雨将名册丢进火盆,火光下,她的玉颜明明暗暗,叫人看不真切。

杨宁的满月宴,杨束办的极盛大,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