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嗯。”

柳韵应声,眸子柔和的看着杨束,唇上始终含着笑意。

“吃这个。”杨束把糖醋里脊夹柳韵碗里。

“王上,忠国公来了。”紫儿走进屋,细声道。

杨束扬眉,“何家不会也想给我塞女人吧?但他们有适龄的姑娘?”

柳韵擦了擦杨束的嘴角,“这个点,忠国公想必没用饭。”

“这些人啊,就喜欢占我便宜。”杨束倾了倾上身,在柳韵脸上亲了口,“那我过去了。”

“小饮。”柳韵抬手整理杨束的衣物。

“好。”杨束笑着答应。

“去厨房说一声,菜不可过辣。”杨束走后,柳韵对紫儿开口。

将碗里的糖醋里脊用完,柳韵放下筷子。

“咿……”

奶娘将杨宁抱了过来,“二夫人,喂过奶了。”

小婴儿吐着泡泡,不时叫上一声,看到柳韵,她手伸了伸。

“去用饭吧。”柳韵把杨宁抱进怀里。

奶娘笑了笑,轻步退出去。

“精力旺盛。”柳韵手指轻抚杨宁的脸,“今儿可连七个时辰都没睡到。”

“手劲还挺大。”柳韵捏着女儿的小手,目光柔爱,与她轻语交谈。

“你爹爹呀,不是个让人省心的,便是喉咙难受,也不忌口,你以后可不能学他。”

“二夫人。”侍女在门口唤了声,“昭词姑娘来了。”

“让她进来。”柳韵轻启唇。

“姐姐。”较下午,昭词神情要自然点,没那么紧张。

“可是缺了什么?”

昭词忙摇头,看着柳韵,她咬了咬唇,“我,我……”

“我能同姐姐睡一晚?”昭词闭着眼,低喊。

柳韵微愣。

说出来,昭词也不扭捏了,“姐姐,我害怕。”

“这些日子,我没有一天安睡过。”昭词眼尾泛红,以前在倚红楼,虽经常被斥责,但每一觉,她都睡的安稳。

昭词怨过柳韵,怨她不近人情,手段狠辣,一开始,柳韵被杨束抢进定国王府,昭词是高兴的。

可换了人,她才知道什么是真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