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收弟子

杨束张了张嘴,声音低了低,“我下次一准撑住。”

陆韫轻笑,抱住杨束,“夫君……”

“你许过白头偕老,便不能反悔。”

“这是自然。”杨束环住陆韫的腰,笑着在她额头上亲了亲。

“老家伙胡诌呢,你别信他,什么改嫁,进了我的门,谁也别想把你抢走。”杨束温声道。

“嗯。”陆韫抱着杨束的手紧了紧。

将陆韫送回浣荷院,杨束去了书房。

吹灭灯,杨束闭上眼。

人的智慧,果然无法衡量。

是他的见识短了。

吐出口气,杨束睁开眼,既然看不出他换了芯,有什么好怕的。

他自己不说,谁会往那方面想。

管策越本事,对他越有利,钦天监都能省了。

丰和府,谢徐徐看着烛火,眸色暗沉,不能再等了。

提起笔,谢徐徐在纸上写了一横,随后交给随从,“一个时辰后放出去。”

侍从点头,将纸条收进袖子里,退出了屋。

深夜,鸽子扇着翅膀,朝远处飞去。

咻的一声,飞在半空的鸽子栽了下来。

暗处,男子放下弓,朝鸽子掉落的地方走去。

这几天鸽子肉都要吃腻了。

捡起鸽子,男子查看起来,见鸽子腿上绑了信筒,他眼睛微亮,亲娘啊,这是要立功了?!

男子抱着鸽子,朝城门飞奔。

“这一横,啥意思?”亲卫们头靠着头,盯着纸条,都是不解。

“就咱们的脑子,猜个什么,赶紧快马加鞭,送到王上手里。”

“那还耽搁什么!”

众人立马散了,两道身影策马飞奔,和夜色融为一体。

杨束睁开眼,朝外看了看,真快,天就亮了。

蹭了蹭柳韵的脖子,杨束满怀不舍的起床。

“吴州有送礼来?”打完拳,杨束问牌九。

“没收到。”牌九回。

“宁儿的满月宴,可不剩几天了,相识一场,崔听雨莫不是要当不知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