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许靖州扒饭的手停住,他凝视杨束,扬起嘴角,“还是王上高!”

“我现在就去办。”

许靖州顾不上吃饭,筷子一放就要走。

“不急一时半刻,先把饭吃了。”杨束喊住他,“身体才是根本,你要有个好歹,月瑶不得怨上我?”

“声势需大些。”许靖州缓缓出声,接着端起碗,飞速扒饭。

杨束瞧着他高高鼓起的腮帮子,默默竖大拇指,这才是父母官。

为百姓谋福比娶妻都积极。

摸着下巴,杨束瞥许靖州,年龄不小了,是不是该给他找个媳妇?

现在有许月瑶看着,衣食妥当,但许月瑶总不能一辈子待在刺史府。

“大舅兄,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许靖州眼睛盯着面前的饭,眸色不停变换,一看就是陷入沉思。

杨束摇了摇头,起身走了。

第二天一早,会宁县就传遍了:王上要立碑,刻下此次捐银人的名字,供世人瞻仰。

“听说了吗,捐银最多的,刻大字。”

大街上,到处都是谈话声。

“刻大字?也不知道会是哪家。”

“反正不可能是裘家,我表哥在衙门干活,他跟我说,裘家就捐十万两,还是几家里高的。”

“十万两也不少了啊。”有人出声。

“是不少,但半年前,裘族长过寿,光宴席就不下这个数。”说话的人伸出了一根手指。

“一千两?”

“是一万两。”

众人吸了口凉气,光宴席就一万两?那整场寿宴多少钱?

简直不敢想。

“裘家子弟在外,可没寒碜过,一掷千金是常事,也就你们信裘家的说辞。”

“算了,不能强求太多。”有人说道,说完低低叹了声,也只有王上,会大把大把的在他们身上花银子。

其他人,不过是为了名声。

得知裘家的不情不愿,众人感激的心淡了不少。

“还有个消息,秦州要建五所善堂,收留孤寡无依者,东记绸缎铺的薛老板已放出话,捐出自己所有的家财,据说有五十万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