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给解药

“韫儿,我有很重的危机感。”

杨束走过去,拿过陆韫手里的笔放下,给她按揉手腕。

“我以后要骄奢淫逸,你会不会废了我,扶持幼帝?”杨束湿漉漉看着陆韫。

陆韫微愣,点了点杨束的鼻子,含笑开口,“好好的,怎么往自己心口扎刀。”

“这才多久,你就不爱了!”杨束蹭陆韫的肩。

“夫君不会做荒唐的事。”陆韫笑看杨束。

“不是甜言蜜语,不听。”

瞧着杨束的孩子气,陆韫笑容深了深,柔声启唇,“我永远不会放弃夫君。”

杨束抬起头,在陆韫唇上亲了亲,深情款款,“我回一句,放手做,不管将来处在什么位置,我都不会疑娘子。”

陆韫抱住杨束,他总会在她担忧未起之前,就将它化解了。

态度不会太郑重,随意的好像小事。

不给你任何负担。

更不会反复提及,要你感恩戴德。

“我挖了个厨娘,她的栗子糕做的极好,回头我去偷学,等我做出独一无二的味道,还怕容颜衰老,娘子移情别恋?”

杨束朝陆韫抛媚眼,陆韫让他逗笑,瞧着杨束的眸里,是浓到化不开的柔情。

这世间只有一个杨束,会无条件的宠着她,随着她的心意。

骄奢淫逸?

陆韫紧了紧抱着杨束的手,眼底深处有惶恐。

那一定不是他。

“怎么了?”杨束低头,吻向陆韫的眉眼。

陆韫摇头,环住杨束的脖子,亲了上去。

墨梅端着热茶,瞧着这一幕,眸子已经没了波动,放下茶壶,她很贴心的关上了门。

亲热这么频繁,小姐怎么还没怀上?

墨梅很苦恼,她想抱小公子了,奶呼呼的娃娃,光想想就欢喜。

找个机会,得跟姑爷提提。

府里有药房,他可以抓点药。

瞧着街道,崔听雨脸黑沉黑沉的。

庞长策马过来,“崔姑娘,别担心,咱们马上就能见到王上。”

崔听雨放下车幔,这是个看不懂人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