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毒计

“公主。”

崔晟一行人走后,蒙颇担忧的看崔听雨,这事不会这么完结。

崔听雨望向远处,轻笑了笑,但笑意不打眼底,“瞧瞧宫里什么时候来人。”

“能不能超过半个时辰。”崔听雨语气里有难以察觉的讥讽。

“将笔墨纸砚取来。”

崔听雨画作到一半,侍卫急步进了庭院。

“公主,何公公来了。”

墨水滴落在宣纸上,崔听雨唇角勾起,“果然是捧在心尖上的儿子。”

“不必跟着。”

崔听雨搁下笔,步伐从容的往外走。

“公主,你这……实在过了。”何公公叹气。

“劳你跑一趟。”崔听雨朝何公公点了点头,迈步上马车。

正德殿,业帝沉着脸,内侍轻步上前,“皇上,公主到了。”

“带她进来。”业帝捏着茶杯,额间青筋微跳。

“儿臣见过父皇。”崔听雨朝业帝行礼。

业帝看着她,并未让她起身。

殿内气氛沉抑,落针可闻。

许久,业帝吐字,“你是长公主,贵女的表率,却连自己的弟弟都容不下!”

“朕往日太纵着你了!”业帝拍了桌子,怒意显现出来。

“父皇。”崔听雨抬起头,“冶儿出晋城的时候,不足十岁,你还记得他的模样吗?”

“他对您一向是仰慕的。”

“吐了一身的血啊,却始终相信他的父亲,会给他讨公道。”

崔听雨声音很缓,业帝胸口微起伏,移开目光,“一宫的人,朕都处置了,你还要怎样!”

崔听雨笑了,她行了一个大礼,“儿臣认罚。”

“你怎么就变成了这般。”业帝满眼失望。

“大抵是女随父。”

“放肆!”业帝厉喝。

“送公主回去,没朕的旨意,无需请安!”

业国重孝道,业帝免了崔听雨的请安,无疑是在告诉众人,他厌弃了崔听雨。

“谢父皇。”崔听雨没往上看一眼。

业帝气的手抖,长女聪慧、稳重、事事妥帖,他一直引以为傲,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