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杨束眉心一竖,露出怒容,“民乃社稷之本,我尚不敢怠慢,他们却如此放肆!”

“彻查,不可放过一人!”

“此事就交由许卿了。”杨束面色沉肃,满目威严。

“是。”许靖州微躬了躬身。

忠国公何元正嘴角轻扬,这神情,还挺像那么回事。

“我刚称王,制度上,难免粗糙,愿与诸君携手并进,造福万民。”杨束一脸真挚。

制止众人行礼,杨束接着往下说:“许卿的能力有目共睹,县令这个位置对他来说,着实屈才。”

“今复用刺史一职,相信许卿能让秦州的百姓安居乐业。”

“学堂是国之未来,书监就交由何祭酒了。”

“军务劳烦忠国公。”

说着,杨束往下走,目光落在最后面干瘦的中年男人身上。

“这位便是茅先生吧?”杨束端正的行了一礼。

茅昌河有些不知所措,他还从未被人这般重视过。

“先生的图纸,我看了,真真是利民利国,可恨今日才识得先生。”杨束语气里满是遗憾。

“先生,我今日厚着脸皮,恳请你统管河道,任都水司郎中。”

“王、王上折煞草民了。”茅昌河跪了下去,他是个实在人,没弯弯绕绕的心思。

看着杨束,茅昌河神情坚定,“王上既信得过,我必死而后已!”

“好,好,好!”

杨束连说三个好,激动的上前把人扶起来,“在我这,无需行大礼,茅郎中以后,万莫跪了。”

何相书瞥了眼杨束,不是知道这货的真面目,谁敢相信面前礼贤下士的君主奸滑狡诈,诡计多端。

何元正暗暗点头,不管是装,还是真心,至少愿意放下身段,去招揽有能之士。

这对君王来说,难能可贵。

做了一系列封赏,将议事厅的人都顾到了,杨束开始谈秦州的发展。

在致富的同时,得兼顾民众的和谐,风气不能偏了。

谈完民生,谈军队,一直讨论到深夜,众人才各回各家。

浣荷院外,看着屋里透出的暖黄色,杨束的心止不住的柔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