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离开

大殿低语声,同时停住,他们望向外面。

来了!

杨廉来了!

所有人都不自禁的吞咽口水,缓解紧张感。

他们是被熙王逼迫的,不是真的要造反,杨廉不能滥杀。

没了他们,燕国,燕国会陷入混乱。

短短几息,他们心里转了千百句。

当杨束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百官呆住了,杨束?

“各位,久等了。”杨束十分友善,冲他们露出和煦的微笑。

“那上头不坐人怎么行。”杨束朝龙椅走去,但他走上去后,并没坐下。

“来呀,把皇上请过来。”

众人看着他,都是皱眉,目光转向门口。

“别瞧了,老爷子离开建安了,问候的话,我能帮带。”

杨束拿出巾帕,擦拭身上沾染的血。

“看我,差点忘了。”

“牌九,给大家伙瞧瞧熙王的头,问问他们够不够平整。”

“拿开!快拿开!”

听着破音的叫声,杨束颇感无趣,在皇帝和熙王的努力下,这个朝堂,算是彻底没法看了。

一个容不下才能出众,另一个瞧不得赤子之心。

硬生生将朝堂变成了软蛋集中营。

哪股风强,就往哪倒。

皇帝是被抬过来的,杨束十分贴心,扶他在龙椅上坐下。

“皇上,逆臣已除,熙王的头颅,你要瞧瞧?免得我砍错了。”

杨束手一挥,让牌九拿过来。

“你?你!”

皇帝手指不停颤,想举起来。

“亚父呢?”费了番力,皇帝呼吸粗重。

杨束捏住他的脸,眼里的和煦退去,射出森寒冷意,“亚父?你也配这么叫。”

“嫉贤妒能,昏庸薄情,自私冷血,当年,杨家军全军覆没,是你泄露的军情吧?”

“朕没有,朕没有!”

杨束甩手就是一巴掌,“你们郭氏,全是死鸭子,敢做不敢认。”

“看我,一不小心激动了。”杨束转过身,面对朝臣,脸上温和起来,“牌九,可以念了。”

与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