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撒酒疯

“世子,熙王屠了十一口人。”牌九的声音艰涩。

杨束握笔的手顿住,这个时代,谁手里有权,谁就能定义生死。

“会还的。”杨束轻轻吐字。

“给何相书递信,让他们来定国王府。”

“韩佑就算能扛住酷刑,也一定会把忠国公府供出来。”

牌九不敢耽搁,急忙去办。

忠国公府,仆妇小厮脚步匆匆,把能拿的都拿上,抬着箱子搬去正院。

何相书从外面回来,见府里已经收拾好了,他松了口气。

他本是找杨束商议下面的事,韩佑被擒,忠国公府的处境无疑极危险,业国可是巴不得燕国乱,哪会保何家。

“父亲。”何相书找到何父。

“熙王的动作很快,不能再待了。”何父言简意赅。

何相书点头,两分钟后,一辆辆马车驶出忠国公府。

“王爷,何家集体搬离了。”管家进熙王书房,禀道。

“搬离?”熙王眯眼,“让巡城卫将他们拦下,若反抗,以勾结外敌罪,就地格杀。”

“怕是不成。”管家抬起眸,“他们进了定国王府。”

熙王蹙眉,“杨匹夫什么态度?可是有插手的意思?”

“不太像,护卫只是让忠国公府的人进了府,杨元帅未发任何话。”

“听说杨元帅身体越发不行了,三天昏两天。”

熙王抿了口茶,“盯着定国王府,且看杨匹夫还能熬几天。”

“留意边境的情况,时刻关注杨家军的动向。”

燕国,唯一能对他造成威胁的,就是杨廉了。

希望老东西别顽固不化。

都要死了,就安分着点。

……

“先凑合住,缺什么问牌九要。”杨束给何家父子倒茶。

“杨元帅……”何父缓缓开口。

杨束腼腆一笑,“都这时候了,我就坦诚点。”

“人呢,好好的,但造反这事,我没同他明说过,忠国公要想见,得等会宁县,到时,我一准给你安排的妥妥的。”

“你小子,真是敢啊。”何父眸子流转,意味深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