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敲打

杨束前脚上车,后脚侯周就听到衣物撕拉声。

“还愣着?跑啊,光一个郑斌是不够世子折腾的。”护卫压着声,冲侯周使眼色。

侯周忙转身,一个趔趄,摔在地上,片刻不敢停留,他爬起来,一头冲出护卫的包围圈。

“世子,人跑了。”

护卫走到车窗边,朝里道。

晃动的马车停了下来,护卫们退出五十米,似是腾出地方,好让杨束尽兴。

车厢里,杨束把郑斌的外衣还给她,悠悠然喝茶。

郑斌眸色幽幽,“你要撕的这么碎?”

“横竖不能穿了,多一道少一道的,没区别。”

“这样也能彰显本世子的残暴。”杨束随口道。

郑斌偏过头,拢了拢中衣。

杨束瞥她,“天是凉了,但也没到穿三件的程度,你一个存着心勾-引我的,穿这么多合理?”

“走的时候,我会脱了。”

“你这是防着本世子?”杨束双手环抱。

“孤男寡女,小心点没大错,我与世子身份悬殊,吃了亏也只能往肚子里咽。”郑斌淡淡开口。

“得了吧,你会往下咽?”杨束从抽屉里拿出荷叶鸡,边剥边说道:“你是个有自己想法的,而且颇为记仇。”

“奈何不了的时候,你可能会隐忍,但抓着机会,你绝对有仇报仇,有怨抱怨。”

“生意人,就没几个会吃亏的。”

杨束撕扯下鸡腿给郑斌,“你们啊,面上总喜欢把本世子放在食物链顶端,好像我是什么庞然大物,狰狞可怕。”

“但你们的实际行为呢,我没看出半点畏惧,尤其是你,宰我的时候,眼皮都没眨!”杨束斜郑斌,带着控诉。

“世子,我给你的,都是公道的价钱。”郑斌轻启唇。

杨束哼笑,“谁家叶子卖一两银子啊?”

“你也说了,我是商贾,不做亏本的买卖,在没大量培育出来前,它的价格低不了。”

“耗费的人力物力,我得算在里面。”郑斌咬了口鸡腿,吃了起来。

两人都没再说话。

“世子,何世子到了。”护卫朝里禀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