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烧干净

凑近柳韵,杨束噙住她的唇,将人抵在车厢上。

吻了好一会,瞧着柳韵泛着红晕的脸,杨束手指从她小腹上划,“娘子,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定国王府要是寻常人家,我怕已经让打死了。”

柳韵眸子暗了暗,笑容有些淡,“容貌盛的姑娘,是不是很像祸害?”

“时代的悲哀罢了,我会改变这个现象的。”杨束靠在柳韵肩上,沉声开口。

柳韵抱住杨束,抬起眸,“你瞧着不生气?”

“刚刚的刺杀?”杨束把玩柳韵腰间的穗子,勾起嘴角,“无非就那么回事,有什么好气的,敌人都记在账上了,到时候一个个收拾。”

“他们动手,倒省了我自己去消除痕迹。”

“接下来,咱们搅搅局,看戏就好。”

“心思深沉。”柳韵瞥着杨束吐字。

杨束挑眉,往前进了一分,让柳韵没有丝毫躲让的空间,“后悔了,早知道就狠狠心,听你讲几句情话,不像现在,夸的全是我不爱听的。”

柳韵白他,环住杨束的脖子,吻了上去。

被杨束带着在地上滚动的时候,柳韵感受到杨束的心跳,她完全被按在杨束怀里,按着她的手那么紧,大半个身体遮挡她,杨束是真的想保护她。

那种时刻,人的反应,是不可能作假的。

见杨束还要往前,柳韵制止他,眼尾已经染满了情欲。

靠在杨束身上,柳韵平复凌乱的呼吸,这身子是越发经不住逗弄了。

杨束在柳韵唇上轻啄了一口,没再继续同她亲热。

马车一停下,护卫都围了上来,杨束是被抬进府的,与此同时,消息传到各家,众人都知道杨束在倚红楼遇刺,中了箭。

皇帝震怒,在御书房发了一通火,随后大批禁军出了皇宫,搜寻刺客。

“咱们的皇上,还是这么喜欢做面上功夫。”轻敲棋子,冯尚书语气里有着掩不住的讥讽。

“父亲,是何人下的手?”冯柏嘴角微抿。

他极厌恶杨束,但业国使臣到了建安,这个时候,杨束绝不能出事,杨匹夫一旦发疯,他们同业国的谈判势必要落下风。

冯尚书神情沉了沉,“杨束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