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谢太师

用过饭,杨束让紫儿撤了碗筷,然后他神秘兮兮取来个小罐子。

“我让牌九找了许久才找到的,一般人,绝对不给尝。”

柳韵瞧他,接着扫向罐子,带着几丝探寻,这又是在戏弄人?

烫好茶壶,杨束神情严肃了几分,他小心翼翼打开盖子,用茶勺取出茶叶,置入茶壶,高冲后低泡。

杨束的一番操作叫柳韵挑起了眉,他这是在做什么?那里头的东西,是茶叶?

“尝尝。”杨束把茶杯放柳韵面前。

“你这什么眼神,我还能毒死你!”

见柳韵一脸戒备,杨束脸黑了。

“过于诡异。”

柳韵端起茶杯,在杨束的目光下,抿了口。

“如何?”见柳韵不说话,杨束身体往前倾了倾,眼里露出期待,总不会就他一个人口味奇特。

柳韵动了动唇,吐出两个字,“清香。”

“比你平日喝的茶……”

杨束还没问出口,他面前的罐子没了。

眨了眨眼,杨束看向柳韵。

“夫君说的,对我不会吝啬物质上的东西。”柳韵朝杨束抛了个媚眼,她品了许多茶,但和杨束给她喝的,简直无法放在一起比。

难怪这家伙死活不喝。

杨束把人捞进怀里,眸子在柳韵脸上流连,“再叫几声。”

柳韵轻笑,环住杨束的脖颈,轻唤他,喊着喊着,柳韵声音不自觉柔了。

“我可以要吗?”柳韵定定望着杨束。

杨束刮了下柳韵的鼻子,“我拿过来,本就是给你的。”

看着杨束眼里的包容宠溺,柳韵泛起股冲动,她吻上了杨束的唇。

三皇子府,谢太师眉头紧皱,叹了口气,“殿下冲动了。”

“如今固然得意,但失了平衡,皇上势必放心不下。”

“殿下,近些日子,就别与朝臣走动了。”

“最好闭府读书,或者旧伤复发。”谢太师凝声道。

“太师,户部侍郎犯下杀妻的恶行,如何能宽恕,父皇向来宠爱我,您多思了。”郭奕声音浅淡。

谢太师看了看他,如何不知道郭奕的心思,太子之位就只有一步之遥,这个时候退,他怎么可能甘心。

罢了,就让他栽栽跟头。

这几日的吹捧奉承,明显让他飘飘然了。

帝王的宠爱,对成年皇子,是最无用,也最不可靠的东西。

皇位之争,流的可都是手足父子的血。

回府的第二天,杨束跟庞齐切磋,老头子没怎么留手,杨束躺在地上,也不爬起来了。

“庞叔,怎么回事,赵牛不是跑了,怎么现在消息都没传开?”

“怎么传开,要人尽皆知,皇上不得责问定国王府。”庞齐嘴角讽刺的扯了扯。

“业国使臣在路上,这个时候,皇帝再昏头,也不会同定国王府撕扯。”

“当没这回事,对谁都好。”

杨束坐起来,“我疑惑的,是暗处挑事的竟也没动静。”

“这不很好分析,他想谋夺皇位,这时候斗起来,搞不好就便宜了业国。”

“到时候,可享受不到凌驾在万万人之上的滋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