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狡诈如狐

“世子,就这点陷阱能抓住人吗?”方壮蹲在草丛里,眼睛盯着路口。

“对待满腔怒火的人,越简单越好,瞧着吧。”杨束贴着地面,静静等待。

“来了。”

庞长抬起头。

马蹄声逐渐清晰。

“驾!”孙扈策马疾行,军营守卫森严,他竟能悄无声息出去。

再就是那一棍子,快准狠,连一丝停顿都没有。

他当真是不学无术,四体不勤的废物?

孙扈眼里有思索,夜色下,他并没瞧见前面阴影处的绳子。

等发觉时,人已经随着马往前扑。

孙扈经验丰富,当即就要翻滚卸去惯性,但他刚一动,整个人就被网了起来。

跟在他身后的卫兵想去营救,一张大网盖了下来,阻了他们的脚步。

“校尉!”

七八支羽箭飞出,朝孙扈射去。

孙扈眸子一凝,却无法挣脱大网。

晃动间,他躲了三支,但其他的,都落到身上。

“校尉!”

卫兵已经砍断挡路的网,冲到孙扈跟前。

他们悲愤的表情都做好了,但看到孙扈的那一刻,所有人愣住了,没有血?

“去了箭头。”

一卫兵捡起地上的箭矢,说道。

“谁这么闲?大晚上的戏耍我们。”

卫兵环顾四周,想把人抓住。

孙扈沉着脸,他当然知道是谁干的,这要是没去箭头,此刻,他已经死了。

“校尉,没找到人。”

“回去。”孙扈当先迈步。

他已经被杨束得手了三次,以他现在的状态,只怕还会着他的道。

“世子,走了。”

杨束吐出嘴里的草根,“反应过来了,下一次,他会拿出一个校尉该有的谨慎和计谋。”

“睡吧。”

杨束挥手,自顾自躺下。

“校尉,中郎将呢?”

卫兵见孙扈空手回来,不由问道。

“躲起来了,天色已晚,且让他逍遥逍遥。”孙扈说着越过卫兵,径直走进营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