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敲闷棍

抵着柳韵的鼻尖,杨束或轻或重的亲吻她。

“我听牌九说了,柳菱昨儿接客了。”

“娘子,郭启这是对你失望了,一个破定国王府,你居然逃不出来。”杨束噙着笑意,阴阳怪气的开口。

柳韵眼底水意浓郁,轻推了下杨束,“二皇子是薄情之人,几次三番丢了面子,偏又带不出我,该会让我自行了断了。”

“他挺闲的。”杨束在柳韵身侧躺下,拿过扇子给她扇风。

“真见不得你的注意力在旧主身上,干脆就助益郭奕一把。”杨束勾起嘴角。

柳韵扯过薄被,遮盖住春色,“世子又有毒计了?”

杨束瞧柳韵,“夫妻一体,有你这么损我名声的?什么叫毒计,我会害人?”

“是,整个建安都知道,世子是大大的好人。”

杨束被柳韵整笑了,“郭奕最近的风头极盛,但一个成年皇子,若独大,龙椅上的皇帝就该担心了。”

“父慈子孝哪还演的下去,他会重新扶起郭启,在他的干涉下,两兄弟会斗的你死我活。”

“他们忙起来,就顾不上我们这些小人物了。”

“户部侍郎该换个人了。”讲述了一番,杨束道出落棋的位置。

郭启本就低郭奕一头,失了户部侍郎,这竞争力可一下子小了。

“世子谋略过人。”柳韵夸了句,三皇子与冯清婉,虽未定婚,但众人心里都清楚。

冯家势必靠向三皇子。

加上太师……

只需再处理几件政事,收获民心,到时,皇帝不立储,百官都会逼他。

这个局面,不是皇帝想看的。

“躲狼呢你。”

杨束将柳韵捞进怀里。

柳韵满脸警惕。

杨束笑了,“明明是你强淫我,现在倒好像我行不轨。”

贴了下柳韵的额头,杨束起了身,“我去给你倒洗澡水。”

“可惜住不久,不然搞个浴池,多方便。”

听着杨束的嘀咕,柳韵没好气的白他。

“过来。”

见杨束要走,柳韵喊住他。

“舍不得我?”杨束弯下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