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去军营

用过饭,杨束拿来话本子,前厅的人早已散去。

“当真就是个消遣。”

柳韵披着纱衣,懒懒的动了动身子,“贫贱等级,岂是两情相悦便能跨越的,这些书生啊,倒是会幻想。”

“世家结亲,看的都是门第,哪由得你愿不愿意。”

“每个家族,对本地的渗透都是非常强的,闺阁少女别说私奔了,她连丫鬟都甩不脱。”

“能出的了城,便是本事大。”

“有这个本事,又怎么会自寻苦头。”

杨束合上话本,轻笑,“落第书生不意淫一下,怎么排遣抑郁。”

“娘子,若有一日我遭了难……”

“我会为世子减轻负担。”柳韵不待杨束说完,就答道。

“比如?”杨束饶有兴致的看她。

“跑啊,为世子省些口粮。”

“叫人感动。”杨束压向柳韵,挠她的痒痒。

柳韵笑出声,闪躲着,轻薄的纱衣微敞,遮不住里头的春色。

杨束目光微暗,不再只是同柳韵嬉闹,喜烛跳动,越发增添旖旎的气氛。

两人呼吸交错,目光都是迷乱。

杨束在柳韵腰间的手收紧,床帐无风晃动。

月亮高悬,屋里的战斗才停止。

柳韵沉沉睡着,过于疲惫,连杨束给她擦洗身子,她都没反应。

清晨,看着身侧的人,柳韵有些出神,她昨日同他饮了合卺酒,放在几月之前,柳韵绝不会想到,迎她入门的是杨束。

这么多年的飘零,真的能安定?

抚着杨束的脸,柳韵眼底似迷茫又似缱绻,难以辨清。

“醒了?”

杨束贴紧柳韵,声音醇厚,带着睡意。

“可要请安?”

杨束从柳韵怀里睁开眼,翻坐起来,探头往外看,“吓我一跳,还以为过时辰了。”

“定国王府同别处不同,你上面没婆母,老爷子那,更是随意,这个时辰,他还没起呢。”

倒回去,杨束将柳韵揽进怀里,“温香软玉,叫人爱不释手,难怪君王不爱早朝。”

“世子也痴迷女色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