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谈及往事

“拿柳菱威胁,这是郭启最后的手段了,娘子,你不会妥协了吧?毕竟,这可是你的软肋。”

柳韵瞧着唉声叹气的少年,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杨束笑出声,将柳韵揽进怀里,他如今越发喜欢她身上的香味。

“我大抵真的好色。”瞥着柳韵的高耸,杨束满脸认真。

“你今儿才意识到?”柳韵轻揉杨束的太阳穴,由着他占便宜。

“世子,酉时了。”紫儿在外面提醒。

杨束握住柳韵的手,“这一去,就不知何时再见了,娘子,你会想我的,对吗?”

“戏真多。”柳韵捏了下杨束的脸,从贵妃榻上起来。

“别走错路,定国王府在东榆街。”杨束咬着糕点,自言自语般的说道。

柳韵换过衣裳,款步走向杨束,唇角噙着笑意,“世子不舍了?”

“一日夫妻百日恩,娘子如花似玉,谁能下得了狠心。”

柳韵扶上杨束的眉眼,很轻很柔,这双眸子,清澈无害,恍若只是个纯挚的少年。

“我仅有的亲人,死在了那场饥荒里,杨束,你大抵未见过人间地狱。”

柳韵眸子有些迷离,“起初,有余粮时,大家还互相照应,充满了希望。”

“后来,别说树皮了,连草根都被刨了出来,抬眼望去,光秃秃一片。”

“叶子煮完了,大家饿的不行,就去吃土疙瘩。”

“饿到极致,人彻底成了野兽,赵大娘下锅的时候,还有一口气。”

“那个一直叫嚷着做大英雄,为娘挣诰命的二蛋子,捧着碗,吃的满嘴的油。”

“我带着菱儿头也不敢回的逃离人群,老的,病的不多了,幼女是新的粮食。”

柳韵说的很平淡,“我未骗你,柳菱是真的死了,她没能熬过那场饥荒。”

“若不是尚存理智,我可能会把她挖出来煮了,不对,生吃。百米内,能吃的不能吃的都被收刮干净了,哪里还寻得到柴火。”

“我不至于为了一个拿来冒充她的人,背弃世子。”

“世子要舍不得杀我,就护好我,落到别人手里,我只顾惜自己的命。”

柳韵笑的魅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