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一次十两

越过何相书,杨束火急火燎的上了他的船。

“起因在我,且放心。”何相书看着郑斌,温声道。

郑斌敛眸,她就算没去品香楼,照样会被杨束缠上。

没看何相书,郑斌低着头从他身边走过,似是难堪至极。

船舱里,杨束一眨不眨的盯着欣月,连郑斌和何相书进来了,都毫无所觉。

“世子。”

何相书举杯示意。

杨束端起酒杯,胡乱喝下,眼睛片刻不离欣月,痴迷的不行。

郑斌在杨束下首端坐着,她目光没有焦点,只定定看着前方。

“世子,欣月可比得上柳韵?”何相书悠悠开口。

杨束轻蹙眉,头也不抬的道:“略差些,柳韵的风情,不是她们学的来的。”

何相书看向欣月,抿了口酒,是个美人,气质孤傲,但较柳韵,确实要差些,杨束荒唐归荒唐,眼光还是有的。

“所以世子是寻不着乐趣,把目光转到男子身上?”

“老元帅可关注着世子,他那个人,最是刚硬,瞧不得龙阳之好。”

“世子且忍耐几日,假装收了心,等老元帅不盯着你了,再寻刺激也不迟。”

何相书一副为杨束考虑的样子。

“原是想等世子纳柳韵入门那日再给,但今儿既撞上了,就提前把贺礼送了。”

何相书话音一落,他的随从捧着匣子走向杨束,将东西放在他的桌子上。

看着闪着金光的匕首,杨束不得不夸一句,何相书会送礼。

简直送到他心坎里了。

“以前总觉得你们瞧不上我,也就懒得同你们来往,今儿才发现,是我错了,你这人,和他们都不一样,我喜欢。”

杨束豪气干云道,当即把何相书当做至交好友,恨不得拜个把子。

何相书抿酒,杨束虽暴躁易怒,但好面子,喜奉承,想博他欢心,不是难事。

当他对你收了刺,你的话,他就听的进去了。

郑斌垂下眸子,以固有的印象判断人,会翻船的。

螳螂捕蝉,你以为你是螳螂,但可能你才是那个蝉。

“世子若喜欢,可带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