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何相书

走出屏风,杨束扇子张合,在手心敲了下。

看了看门外,杨束目光落在春碧身上,“换一首,黏糊一些。”杨束扇子抬起春碧的下巴,语气暧昧。

春碧哪敢反抗,低着头就弹了起来。

杨束闭眼倾听,嘴角扬起笑,似是很满意。

何相书迈上台阶,听到琵琶声微微一愣。

“玄字第二间包厢里头的人是定国王府世子。”掌柜到何相书身侧,压着声开口。

何相书掀了掀眼帘,他说这琵琶怎么难以言喻。

提了提下摆,何相书脚步未停。

地字第一间包厢,郑斌饮了口茶,静静等待。

听到包厢外停下的脚步声,她望过去,与进来的何相书视线对了个正着。

郑斌起身,朝何相书行礼。

何相书笑的随和,“不必拘谨,坐。”

“我约你来,是想谈桩生意。”何相书没拐弯抹角,而是直截了当的进入主题。

“谈生意?不知是怎么个谈法?”

郑斌抬起眸,直视何相书。

“树大招风,荣昌米行现今的名头,可谓极盛,你这些日子,日进斗金,盯上的人不少。”

“若有忠国公府相护,能减免明着暗着的腌臜手段。”

“我要荣昌米行的六成利,不白拿,你开个价。”

何相书不急不缓的开口,眸子落在郑斌身上,不掩饰欣赏。

他的想法实在新奇,头脑过人,荣昌米行将来必定成为燕国最大的米行,或许不止是米行。

像这种人才,值得他屈尊降贵,亲自商谈。

“世子厚爱,但荣昌米行是父亲的基业,且容我回去禀报一声,看看他的意思,再回复世子。”

郑斌站起身,冲何相书行礼,眸子深处是暗色,六成?这不就是将荣昌米行纳入忠国公府。

她是想把荣昌米行抬上新台阶,不是给人当家奴。

何相书不是何阶的主子。

若只为赚取利益,何相书大可以操控人开一个,以他给他的方案,加上他的背景,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占据市场。

没必要拉上她。

不是何相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