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郑斌上门

“这话说的,我可没那么喜欢秀。”杨束展开折扇,轻轻摇动,风度翩翩的样子。

柳韵移开眼,这叫不喜欢秀?

明明享受其中。

“世子的状态,和最开始不同了,松弛了许多。”

柳韵轻启唇,之前杨束十分警惕,眼神里满是戒备,目光锐利,像匹突然置身在陌生环境的孤狼。

杨束凑过去,吃柳韵剥好的荔枝,“你也不瞧瞧我那会什么处境。”

“坠马,中毒,老爷子又倒了,和陆韫呢,相看两叹息,性命、感情,没一个安稳的,想舒心都没法。”

“如今进展顺利,老爷子吧,虽没造反的心,但至少放任我折腾,前方道路通畅了,哪还需要那么紧绷。”

杨束朝何家米铺望去一眼,最大的原因,还是他已经完全融入了这里。

“回了。”

杨束敲了敲车厢板。

“郑斌应快上门了,不过世子就不怕她看不懂?”柳韵放下车帘。

落日余晖下,马车缓缓前行。

因着名声太大,杨束已经换了马车,不然去到哪,哪个地方就人仰马翻,一片狼藉。

“你的判断一向精准,郑斌既有手段和头脑,不至于连人把米铺开她对面什么意思都看不懂。”

“正常情况,有点脑子的,都会避开荣昌米行。”

柳韵敛了敛眸,“世子也会夸人呢。”

杨束扫视她,“我夸你夸的少?”

“往常总有些刻意。”

“你确定不是你对我的成见太深?”

“坐过来些。”杨束扇动折扇,给柳韵去暑意,“这天是一日比一日热了,放置的冰块,都撑不到回去。”

“柳韵,我给你设计套衣服?保管清凉。”杨束目光在柳韵傲人的曲线上停了停。

“世子还是留给自己吧。”这眼神,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衣裳。

杨束一笑,没有勉强,不紧不慢的摇着折扇。

柳韵侧头看他,“田侍中目光短浅,浮于表面,拿下他,对你来说,益处不大。”

杨束点点头,“郭启喜欢在朝堂上布局,想靠他们的拥护,坐上储位,臭鱼烂虾的,都往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