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李单

看着柳韵离开的背影,杨束扬了扬眉,他怎么就满嘴谎言了?

他是许了柳韵名分,但前提是不生异心,这娘们一天到晚引诱他,看着死心塌地,里头却没掺半点真感情。

他今天要死了,当晚柳韵就能送他帽子。

这会给名分,杨束怕自己到时候尸变。

“世子。”牌九走了进来。

“还以为你忘了呢,说说那个少年的情况。”杨束坐回椅子上。

“曹驸马的私生子。”

杨束眸子微张,“谁的?”

“曹驸马。”牌九很认真的重复。

“他在长公主面前,屁都不敢放,居然搞出了私生子?啧啧,挺行的啊。”

“曹驸马身边可没侍妾,那女人去哪了?”杨束手指轻点大腿,随口问。

“死了,长公主当着曹驸马的面杖毙的。”

“青楼女子?”

牌九摇头,“良家,有婚约,曹驸马使了点手段,把人强占了,原只是图个新鲜,谁知道那女子怀了。”

“曹驸马这时怕了,想将人处理了。”

“也是那女子命大,逃了出去。”

“但纸包不住火,这事长公主还是知道了,曹驸马当时就跪了,将错全归咎到那姑娘身上。”

“因着人‘死’了,看在夫妻多年的情分上,长公主没追究。”

“可终是没躲过去,李单十二岁时,长公主府的人发现了娘两的存在。”

牌九说到这叹了口气,“李单倒是留了条命,但过的比奴隶都不如,在长公主的示意下,人人都以欺凌李单为乐。”

“他也命大,两年了还没死。”

杨束手指已经停了,“牌九,想法把人弄出来,做的隐蔽点,投湖这个死法不错,不用费心寻假尸身。”

“世子是动恻隐之心了?”

“恻隐?”杨束斜牌九,“就我们的处境,还有心思怜悯别人,我看着像圣人?”

“那个少年,韧性极强,给个机会,他绝对让人惊喜。”

“相信本世子的眼光。”杨束拍了拍牌九的肩膀,“明天照料好夫人,别什么人都放她面前去。”

话说完,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