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都有嫌疑

“世子放心,府里又不是之前,嘴都严着呢。”

“下去吧。” 杨束仰头又是一杯酒,眼底寒意凛冽。

“世子,一个人喝多无趣,也不叫奴家陪你。”柳韵款步进屋,因着杨束不限制,即便她听墙角,也没人驱赶。

帮杨束把酒杯倒满,柳韵绕到他身后给他按揉眉心。

“世子待陆韫,当真是叫人羡慕。”

“真就半点不疑她?”柳韵眸子微敛,杨束院里的事,她基本都知道,第一时间把周贵吊上去,连问都没问,杨束这是对陆韫绝对信任。

他以最快的速度,阻止流言继续散播,为了让众人相信陆韫的清白,他甚至放了周贵。

以杨束的头脑,他不可能看不出来这里面不简单。

他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却容不得陆韫被人泼脏水。

陆韫要能给杨束带来利益,柳韵倒也不惊讶,关键陆韫对杨束,可以说是毫无助益,他图什么?

感情?

这个答案,柳韵听了都想笑,两人才成婚多久,以杨束的野心,怎么可能为了个没价值的女人,劳心费力。

山盟海誓,不过是哄女人的把戏,给床笫添乐趣。

能有几分真心?

可笑着笑着,柳韵笑不出来了,因为杨束和陆韫之间,除了感情,也没别的。

“为什么疑她,陆韫是我媳妇。”杨束淡淡出声。

柳韵手一顿,再简单不过的理由,可有几个会因为这个就不疑枕边人,多的是查也不查,直接定罪的。

他和常人还真是不同。

“说说你的看法。”杨束闭上眼,头往后靠。

“此事,武威侯府应有参与。”柳韵红唇轻启。

“世子得罪的人太多,以武威侯怯弱的性子,定怕将来受牵连,想斩断和定国王府的关系,就得把陆韫解决了。”

“以世子表现出来的性子,你在知道陆韫和周贵有染,第一时间必是暴怒,不会给陆韫辩解的机会,失手打死她也是可能的。”

“陆韫一死,武威侯只需澄清此事,不仅彻底断了和定国王府的联系,还能引得众人同情,皇上赐的婚,出现这种事,他势必要补偿武威侯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