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流言

扣住陆韫的腰,杨束噙住她的唇瓣,相较之前的温柔,这次明显要粗暴许多。

陆韫手环上杨束的背,回应他的索取。

“世子。”牌九在外唤。

陆韫慌乱推开杨束,端正的坐好。

杨束意犹未尽,压了压邪火,掀开车帘往外看,“何事?”

“世子,栗子糕没了,可要换成红糖糕?”

杨束蹙了蹙眉,“换家店,东街没有就西街,又不是多珍贵难得的东西,还要人委屈自己。”杨束放下车帘。

陆韫心荡起暖意,这是她在武威侯府不曾得到过的珍视。

武威侯从不在意她的喜好,哪怕瞧见周氏欺辱她,也只是换条道走。

“世子,就红糖糕吧。”

杨束握住陆韫的手,朝外喊,“牌九,一份红糖糕,一份栗子糕。”

“韫儿,我是你夫君,在我这里,你可以肆意,我愿意宠着你,不对,是我想宠着你,想把世间最好的一切都给你。”

看着杨束认真的眸子,陆韫眼尾红了,扑了过去,即便这是场梦,她也甘愿沉沦。

若出不去建安,她愿与他同死。

“不就多加了份红糖糕,小娘子真好哄骗。”杨束擦去陆韫眼角的泪。

“我今日震惊四座,你怎么也不问问我那首诗是哪来的。”

“世子往昔藏拙了。”刚哭过,陆韫嗓音有些轻哑。

“啧,韫儿都学会吹捧我了,我刚翻开蒙童读物,上哪藏拙,要接受现实啊,你夫君我确确实实没学问。”

杨束倒了杯水,递给陆韫,“那诗作者另有其人,但不属于这个地方,梦里梦的,我回头问问他死多久了。”

陆韫眨了眨眸,杨束的神情不像骗人,可梦里梦的……

“世子,到了。”

“下车了。”杨束刮了刮陆韫的俏鼻,呆呆的样子也让人稀罕。

把陆韫送回浣荷院,杨束展开折扇,“寿宴散了?”

“被世子这么一闹,谁还敢多留,一个比一个走的快,我估计,建安的勋贵,在老爷子闭眼前,是不敢办喜事了。”

“本世子可是遵守了游戏规则,拿了首诗出来,玩不起就私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