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不知廉耻

“母亲,请柬送去了,不会来吧?”长公主府,青年一脸忧色。

“他知道我一向不喜他,不会凑这个热闹。”着华服的妇人安抚青年。

“那就好。”青年紧绷的肩松了松,他和杨束过节不深,就是嘲讽过几句。

本不该惧怕,但定国王府的一老一少全疯了,压根不管缘由,说打你就打你。

杨束要席上发疯,谁敢阻拦他?

万一碰了块皮,有个好歹,老匹夫不得拆了公主府?

建安的勋贵,现在就恨不得宅子能长腿,离定国王府远远的。

“母亲,我去前厅招待客人。”

长公主的四十九岁寿辰,前些日子就该办了,但那会,城门上的头颅高挂,谁敢办喜事。

“修国公府世子到!”

“三皇子、户部尚书千金冯大小姐到!”

门房扯着嗓子高喊。

青年立马出了前厅,快步去迎。

“可是来了,母亲刚还念叨呢,别站着了,快随我去见母亲。”青年笑着招呼三皇子。

“冯姑娘也一起。”

“奕儿以前没少找我喝闷酒,句句不提你,可句句都是你,好在天公怜惜璧人。”青年冲冯清婉眨眼。

冯清婉耳根一红。

“表哥。”三皇子制止他。

“你两都合了八字,还怕冯姑娘知道呢,活该你等这么久。”青年打趣了一句。

“快着些吧,叫母亲等急了,瞧她说不说你。”青年催促。

“清婉,一起吧,我要没把你带去,姑姑一准生气。”三皇子面色温润,朝冯清婉开口。

冯清婉看着三皇子期待的眼神,正要点头。

“定国王府世子到!”

门房这一喊,不光三皇子等人的笑僵住了,前厅也瞬间鸦雀无声。

杨束把两斤果干给门房,携着陆韫就往里走。

“曹耿,你家请柬是谁负责送的?”

看到青年,杨束嘴巴一张就嚷上了,“也不是小门小户,哪有人当天送请柬的!事办的真不行。”

“我一开始还以为时间写错了呢,真是,差点就误了给长公主祝寿,人呢,你叫过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