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中郎将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你我,还长着呢,足够验证我是花言巧语,还是肺腑之言。”

“不必把男人当衣服换,染病了,我可不治。”

“女子不是只能做附属品。”

柳韵扬唇一笑,坐上杨束的腿,“世子安好,我自不会动其他心思。”

环住杨束的脖子,柳韵吻了上去,“奴家虽不看重清白,但也不希望朱唇万人尝。”

“只盼世子和寻常男子不同。”

盯着柳韵的眼睛,杨束抬手抚上她的脸,“不知悔改。”

柳韵娇笑出声,“奴家学的就是这些,总不能荒废了。”

“自己玩吧,本世子乏了。”杨束拍了拍柳韵的腿,示意她起来。

“奴家就这么没吸引力了?”柳韵似怨非怨,声音软而媚,往杨束怀里坐了坐。

杨束扣住她的腰,“是觉得本世子现在收拾不了你?”

“你哄我一下,我立马起来。”柳韵含笑看着杨束。

纯粹的笑意,让杨束有片刻失神,他吻住柳韵的红唇,相较之间的粗鲁,这次明显要温柔许多。

“可够?”杨束嗓音温润,眸子柔和,眼里只有柳韵的身影。

柳韵眸子眯了眯,手指点向杨束的胸口,“也学那些臭男人,浮于表面,装情深骗傻姑娘。”

“这不是你想要的?”

柳韵起了身,她想要的是杨束的心,而不是面上的温柔,虚情假意,哪能靠得住。

“柳韵,我这,没有空手套白狼的买卖。”

杨束迈步走向床榻,闭上眼睛就睡,也不管柳韵还在屋里。

付出什么,才能得到什么,他又不是图肉体快活的三世祖,别人抛个媚眼,就五迷三道。

在他这,照他的规矩来。

柳韵撇了撇嘴,回去照起了镜子,这么些天,杨束对她已经没了防备,她成天在他跟前晃,居然还是一丝温情都没有!

镜中的人娇艳欲滴,风姿卓越,怎么就魅惑不了一个十七岁的毛头小子!

柳韵越看越忧伤。

一连两天,柳韵都没出门。

杨束是没心思哄她,摩梭着香囊,他嘴角噙起嘲讽的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