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庆功宴

“路上慢着些。”

杨束放开陆韫,目送她离开。

“谁能想到,世子钟情的不是冯清婉,是武威侯之女。”柳韵从阴影处走出,轻缓的步伐,尽显妩媚。

杨束拢了下外衣,身体微往后,散漫又随性,“这是饿了?”

柳韵翻了个白眼,“你瞧我就不能有点别的想法。”

“听闻世子受了罚,伤的可重?”柳韵一脸关切。

杨束倒了杯水,喝了两口他起了身,捏住柳韵的下巴,杨束凝视她的眸子,“这里面,我没看到半点关切。”

“说正事。”杨束手指往下。

柳韵嗔他一眼,“我在倚红楼攒了不少钱……”

“呀!”

柳韵装不下去,怒瞪杨束,“你当面团呢!就不能轻着些!”

杨束掀起眼皮,“还没死心?”

“五十万两银票,换你能死心?”

“听者有份,我要五万两。”

柳韵磨了磨牙,应了,还行,就十分之一,没直接给她抢了。

“藏的隐秘?”

“跑路的钱,能不隐秘?”柳韵没好气的系衣带。

杨束转了转佩玉,眼睛扫向柳韵,问出了一直梗在心头的事,“我成婚那天,知道是谁给我下的毒?”

柳韵微愣,“我说呢,摔个马,又没被踩踏,怎么能惊动那么多太医,还彻夜留守,感情是中毒了。”

“盼着定国王府覆灭的不少,倚红楼也不是什么都知道,我只能告诉你,马是六皇子的人动的手。”

杨束眉心一拧,“六皇子?我与他,少有交集,弄死我,对他有好处?”

柳韵瞟杨束,“千年的狐狸,装什么蠢呢,六皇子性格冲动,唯独信服三皇子,只需稍微指点一下,他自会叫他三皇兄舒心。”

“你这么精明,竟会中了奸计。”柳韵勾起唇角,透着些幸灾乐祸。

杨束眸色暗沉,杨家在边境拼死拼活,这唯一的子嗣的命,在别人眼里,却连狗屁都不是。

“行了,洗洗睡吧。”

他刚擦的药,不准备浴血奋战。

“世子,许月瑶都有了自己的院子,奴家也要。”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