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笔趣阁> 历史军事> 世子好凶猛> 第一百八十九章:坐等着张洞庭拆府?

第一百八十九章:坐等着张洞庭拆府?

“尔敢?”

“张洞庭,你这般做还有没有把我父放在眼里?”

詹尚知己方弱势,愤而向张洞庭发难。

“本世子就是把你爹放在眼里了,才请曲神医给你爹瞧病。”

“知道曲神医出手一次要多少钱么?一次这个数。”

张洞庭摊开手掌,表示曲萼芮诊脉后,五万两别想跑。

当然,若是云山伯心疼钱装不下去了,自己醒那更好。

“五百两?”

“啧,五万两。”

“什么?!五万……”

詹尚倒吸一口凉气,先前张洞庭以中了内伤为由要十万,事情还没有过去,这会儿又来了个五万。

谁家有那么多钱,请个脉舍得花五万?

哦,是眼前站着小子背后的国公府!

“赶紧的,去给云山伯瞧瞧,不然千味香的事别想着我还会告诉你。”

拿捏人这块,张洞庭敢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曲萼芮又恼又气,却不得不走过去,可就在她要为云山伯诊脉时,连串的咳嗽从后者嘴里发出声响。

“咳咳咳,老朽……没事……”

云山伯脸色不好看,不知道的以为他是小死一回伤了元气,实则是被张洞庭给气的。

如张洞庭所料,他刚才是装晕,为的就是免去讨债和汤药费,但谁能想到张洞庭还随身带着个神医?

他倒是想让曲萼芮给瞧瞧这副枯骨,可五万的诊费太高了,花不起。

“既然云山伯没事了,那咱们就谈谈汤药费的事。”

“本世子被你俩孙子伤了,现在感觉头开始晕了,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可能就不是十万的事了。”

好端端站着面色白里透红的人,说自己受了内伤头晕,云山伯恨恨的看着张洞庭,怎么看都像是他快行将就木的好吗?

“早年老朽在朝殚精竭虑,只为大梁蒸蒸日上,只为百姓富庶安康,如今老了身子骨不争气。”

“这些年吃了不少药不见好,府中花费增剧,单靠老朽那点微薄俸禄已不足以供应吃药的花销,更不消说还有府中开销。”

“若是府上还有些值钱的东西,能抵给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