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笔趣阁> 历史军事> 世子好凶猛> 第一百章:狡猾小子和他祖父一样无赖

第一百章:狡猾小子和他祖父一样无赖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在此我想问,为何天子面前,大梁律前,竟有人瞒天过海将幽州视若己物,更甚至私自掘矿残杀百姓?”

张洞庭的话音落下,众臣子无不是面色大变。

狂妄!

简直是狂妄的找死!

质疑皇上威仪,质疑大梁律法,张洞庭是把整个朝廷上下都踩进去了!

齐文铮听到这话反是心中一喜不忙着出手了,多年君臣他最是了解皇上性子,喜爱臣子们好话好说,最不喜被质疑。

张洞庭是踩在了皇上底线,且还是重重一踩。

果不其然梁安面有愠怒,不过并没有发作。

“说下去!”

声音冷冽,任谁都听出梁安话中的怒气。

张洞庭晒然一笑,梁安在试探,他何尝不是在赌?

赌皇上对太平盛世的心到底有几分,他心中的盛世比之皇家威仪和颜面,孰轻孰重?

若是赌对了,那么今日一遭将众臣踩在脚下,做彻底的孤臣,自污名声便是值得。

若是赌输了,那么即日起他与梁安只有一人能到达太平盛世的彼端!

顷刻间,张洞庭心底血液沸腾,让他面色有一恍的潮红。

“幽州百官尸位素餐,食朝廷俸禄却吸着幽州百姓的血,这是幽州被发现了,若是没被发现呢?”

“呵,诸位大人们恐怕还在歌功颂德,以此蒙蔽皇上的视线,让皇上看不见幽州忠臣的苦苦挣扎,也让皇上看不到幽州百姓的水深火热!”

众人闻言面色在此大变,张洞庭是真的疯了,质疑皇上不够还嘲讽他们,若不是失心疯怎会在无极殿说出如此妄言?

张洞庭视线扫视全场,将众人神色收进眼底,不禁凉薄一笑,再看向梁安的目光时多了几分悲切。

“皇上,若我不曾私自出京,幽州藏的这般深,高丽来势汹汹,我祖父焉有退敌凯旋之日?”

“恐人未出城便已被有心人绊住,即便功成而退,谁又保证下这盘棋的人不会留下后手?”

“洞庭一片拳拳孝心,本是惦记祖父此行危险,不想幽州一遭却发现如此惊天骇闻,若非洞庭前往,若非祖父恰逢领命退敌,洞庭实在不敢想幽州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