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笔趣阁> 历史军事> 世子好凶猛> 第九十四章: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

第九十四章: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

“辛鸣叛变消息传回幽州,骆钱二人即刻派兵捉拿辛家人,明面上是肃清叛将亲眷,背地里却是寻找辛鸣或可能留下的证据。”

“捉拿的人到了辛家,辛鸣之母不肯相信,气血攻心随辛鸣而去,其夫人知二人手段,自绝前言绝不受辱,而事实也如辛鸣夫人所说的一样。”

张洞庭微微闭眼又复睁开,里面是难以名状的悲痛。

“辛母死后尸体被丢乱葬岗被野狗啃食,二人严刑逼供得不到线索,便将辛鸣之子辛武打入水牢每日折磨不给一丝喘息时间。”

“其母尸首更是被弃于牢门之前,每日每夜、每时每刻让辛武看着他的母亲死后还要受辱,不得安生!”

砰!

梁安狠狠的拍在桌子上,对张洞庭的怒气,已经转变成对骆鹤飞与钱术的杀意。

别说张洞庭私自把人杀了,即便是到了他面前,这种拿着朝廷俸禄却毫无底线的恶贼他也定然凌迟他们!

“畜!生!”

“一!群!畜!生!”

张洞庭凄凉一笑,这才哪到哪?

“皇上,这只是开始,辛家悲惨命运的开始!”

“骆钱二人为找出证据,将辛家男丁充入徭役,女眷关进官营,每天只给一个时辰的休息时间,其他时间要么是无休止的劳作,要么便是无休止的羞辱。”

“忠将冤死,亲眷受辱,辛家三十七口人,十五日内只剩下十四口人,女眷包括辛鸣之女辛祈在内,只余三人!”

“可笑的是辛鸣生前帮助幽州百姓良多,每月俸禄下发便两手空空,为此住贫民窟让一大家子跟着受罪,而他蒙受冤屈,家眷受辱时幽州百姓竟无一人为他发声!”

“而他和其母的尸骨,下葬时……只能建衣冠冢,跟着他去抵御高丽的五千兵卒更是连衣冠冢都没有。”

话到这,张洞庭似用完全身力气蹲坐在腿上,脸上呈现出迷茫。

“皇上,没离京前我以为天下各地都如京都般繁华,即便稍有不如也不会差哪里去,哪怕岭南道遭灾,只要恢复过来百姓也依旧能富足安康。”

“可在幽州,我见识到了不一样的大梁,无恶不作的官吏享民脂民膏,真心为民请命的清官却被陷害的无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