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笔趣阁> 历史军事> 世子好凶猛> 第七十一章:不揪出幕后真凶怎安天下将士心

第七十一章:不揪出幕后真凶怎安天下将士心

钱术、骆鹤飞在幽州经营多年,那位大人估计没少出力,如今二人死的干脆,但幽州这个烂摊子里却藏着太多不能说的秘密。

郡守陈启光虽相当于被幽禁在此,履历上到底是在幽州待了五年,哪怕事实是他不得踏出方圆三里地,那位大人以及幕后和幽州有牵扯的人又怎会相信?

世间能守住秘密的唯有死人,陈启光若接管幽州,固然值此焦灼境地行的是大义,但同时也代表着他将踏入波云诡谲的阴谋算计中,随时可能丢掉性命。

张洞庭坐在马上居高临下,陈启光跪着身形佝偻。

约莫半刻钟的时间,他弯曲的脊梁极力的伸展开来,虽艰难却没有罢休。

“下官寒窗苦读赶京赴考可不是为了什么名声,脱了这身官袍下官亦是百姓,一朝得任郡守空悲切,望兴叹,还未做一番功绩,没道理现在告老还乡。”

面对钱术三天两头的鞭打陈启光没有妥协,面对骆鹤飞时不时的身心折磨陈启光没有放弃,甚至于家人被拿去当威胁他的筹码时,陈启光依旧在坚持。

他只是一个人,只是一个挂着郡守官职吃的不如猪的寻常人,可他从未低头,若不然以郡守之职,定能受钱骆二人重用。

但他一直在坚持,坚持着心中为天下人读书的祈愿,从一始终。

似吐尽心中五年来的委屈,陈启光大笑三声,声落泪亦落,那双浑浊沧桑的眼睛却开始散发出璀璨光芒。

“文人三两傲骨,下官在这浑苛的官场上已断干净,可那余下六两天下百姓的脊梁重愈高山!”

“幽州啄郡郡守陈启光,愿为幽州百姓肝脑涂地!”

陈启光跪拜下去,挺直的脊背弯曲下去,可他心中的脊梁站起来了!

张洞庭翻身下马缓步上前,神情威严。

这样的人是愚忠吗?

不,他更愿意称为纯粹!

也因为世间有如此纯粹的人,所以还能看到人性的光。

“幽州有郡守,是幽州之幸,大梁有先生,是大梁之幸。”

“不日定国公便带领麾下平定战乱,届时幽州半境还须郡守妥善安置。”

将人扶起,张洞庭欠身行礼,陈启光当得起他这一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