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笔趣阁> 历史军事> 世子好凶猛> 第六十五章:跪地投降不杀

第六十五章:跪地投降不杀

“我没有,都是你们污蔑本官,你们这群刁民!”

到了此刻骆鹤飞仍抱着希望满口否认,他不想就这么死了,他正壮年还有那么多银子,那位大人一定不会舍弃他。

啪!

张洞庭一巴掌甩过去,居高临下的目光里满是轻蔑。

“刁民?”

“若没你口中的刁民,何来你独享其乐?”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你就是因为不明白这个道理才落得如此下场,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骆鹤飞疯狂摇头,身子往后缩去。

“你不能杀我,我能在幽州八年不升不降是因为我身后有人,你要杀了我那位大人一定不会放过你。”

“不如你来说说,你身后那位能大得过定国公么?”

张洞庭一脸嘲弄,是骇破了胆开始慌了神吗?

他倒是很想知道骆鹤飞身后是哪位大人物,敢犯此天怒人怨的事,有没有想过怎么死?

“那位……”

说出两字骆鹤飞突然癫狂一笑。

“你是想诈我吗?我是不会告诉你的,等到了京都,那位……”

铮!

剑出鞘,一剑飘红。

噗呲!

“啊你!”

骆鹤飞脸上笑容被痛苦代替,身上火辣辣的疼痛让他感觉马上就会死去。

“刚才我便说了,不会让你那么便宜的死了。”

此刻那张还带着少年稚嫩的笑意,只让骆鹤飞遍体生寒。

然而这只是开始!

“有金,让钱术尝尝你的手段,他不是最得意自己的武功么?”

“是!”

王有金打出几道内力入钱术体内,噬骨刮肉的痛顿时席卷其身,钱术被痛的鬼哭狼嚎,骆鹤飞紧随其后惨叫出声。

一剑又一剑避开了所有的致命伤,让他感受到体内血液流逝的同时却不致命,这一刻他突然懂得一个道理。

死,不可怕。

可怕的是,明知要死,眼睁睁的感受自己的死亡,又不知受尽多少折磨,何时死的未知才最可怕!

偏偏,他还无法自尽!

两条带血的舌头丢在地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