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笔趣阁> 历史军事> 世子好凶猛> 第二十章:事情落幕,世子请辞

第二十章:事情落幕,世子请辞

许家一笔稀泥账,随着秦达拿出的账本,让事情陷入微妙状态。

廖先民浑然不在意,从袖兜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书信恭敬呈上,垂首,眼底疯狂的阴寒再无藏匿。

户部侍郎一职他拿定了,张洞庭身上有此污点,别想翻身了!

黄公公小碎步将书信递到梁安手中,只一眼梁安瞳孔一缩。

“敬安之!?”

这个名字是他心头刺,前朝已亡,一些愚忠反贼不死心,私底下没少在大梁搅动风云。

尤其是六年前那场战役,差点被人打进京都大门来,简直是打梁安的脸!

然而梁安多次加大力度搜查前朝余孽,不惜重金悬赏其首领敬安之,却如石滚江河,砸不出半点水花来。

“张洞庭!”

哐啷!

笔山盛怒下丢出,落在地上摔成两瓣。

梁安胸膛起伏,足以可见他有多愤怒。

信用内容言明张洞庭若能说动老国公举事,那么将来新皇的位置就是他张洞庭的,内容可能有假,章也可能有假,但笔迹绝对错不了。

密谍司多次截获敬安之书信,那笔迹梁安早已入眼辨真假。

一时间偌大的无极殿内众人低眉顺眼不敢吭声,安静的针落可闻。

“皇上!”

“我府内老管家已挨了仗刑,是不是也该听听他说什么?”

张洞庭傲然起身,冷着一张脸,不装了。

皇权至上,整个大梁几乎可以说是梁安的一言堂,他说什么便是什么,想玩九族消消乐就玩,甭管王公贵族在皇权面前不过是个弟弟。

现在喊冤卖惨不过是被人看笑话,既然他们觉得定国公府势大碍眼,那今日他便仗势压君!

闻听此言,众人全部变了脸色。

向来只有皇帝耍着性子来,从来没人敢在怒龙面前拔龙须,这张洞庭……

危!

“好好好!朕便看看你等还有何话可说?”

梁安一叠三声好,但凡带眼睛出门的都能看出他没半点夸人的意思,反倒是怒气更盛。

秦达神色微动,倒吸着凉气艰难的从怀里取出带来的一沓书信。

“草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