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笔趣阁> 历史军事> 世子好凶猛> 第十九章:管家越讼,世子心寒

第十九章:管家越讼,世子心寒

圣意已定,无可更改。

众人屏息凝神大气不敢喘,连梁岩崇也垂下目光弱化自己的存在感。

先不管许家难是不是张洞庭所为,如今脏水漫灌,他要是拿不出绝对的事实,那么此局就损失大了。

但,张洞庭有没有事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真有事还能少一个竞争对手,何乐而不为?

“洞庭恳请皇上宣府内老管家携账本进殿,洞庭是看到账本就头大的,府内一切事宜都是老管家在打理。”

“是以,老管家来后一问便知,若是洞庭之错,洞庭甘愿受罚!”

梁安刚要下拍板定罪,就被张洞庭拿话堵了回去,一时有些心梗,他微微垂眸思索。

这小子莫不是还想让老管家给他开脱?

或者把罪名推到老管家头上?

就在此时,张洞庭突然看向黄公公,尔后似笑非笑的勾了下唇角。

黄公公被他这么一看,菊花骤然一紧。

张洞庭那眼神,什么意思?

“去宣!”

就在此时,思考罢的梁安让黄公公唤人去宣老管家进殿,后者微顿随之领命,也算是明白刚才张洞庭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了。

为的就是让他找个贴心太监,好让老管家来之前知根知底!

黄公公看得出梁安是想杀一杀张洞庭的威风,让他知道天高地厚,最好是借此机会斩去定国公府大片羽翼。

可如果公事公办,那张洞庭塞给他金子的事……

殿内突然沉默,静等老管家进殿,约莫半炷香的功夫,老管家被黄荣鼎匆匆带进无极殿。

“草民秦达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秦达?朕记得你曾是定远公身边亲卫。”

“皇上您记性好,还记得草民,草民谢过皇上。”

没有过多说什么,秦达重重的磕了个头,张洞庭距离远都听到那声闷响了。

“嘶,这老家伙平日里不着调,今儿倒是难得正经一回。”

心念刚动,梁安再次发话。

“你也算是战场上的老兵了,起来近前回话。”

“谢皇上。”

起身,秦达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