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笔趣阁> 历史军事> 世子好凶猛> 第十四章:世子有罪,不堪大任

第十四章:世子有罪,不堪大任

这般想着,张洞庭身子更加放松,不像是在无极殿,反倒是像在自己后院。

耳边争闹持续,梁安看到置身事外的张洞庭还有闲心睡觉?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怎么没听到有人举荐定远公世子?”

梁安一语落,满殿喧嚣霎时沉寂。

“朕听得诸位争相举荐各位侯子,伯子,怎么没听到有人举荐洞庭?”

对于此问,众人沉默了。

张洞庭什么人,京都小儿都知道,吃喝玩乐样样精通,花钱绝对是眼睛都不带眨的,分发赈灾银虽也是花钱,可那能一样吗?

扣下赈灾银拿去花天酒地,按照张洞庭往日作风也不是没可能。

毕竟昨晚红楼一掷万金,把官窑里的金佛都砸花魁身上去了,这样的败家子会管那银子是不是自己的?

“皇上,万万不可啊!”

见无人出列,老宰相齐文铮硬着头皮站出来制止。

“皇上!”

就在这时,武将队列里打头一人同时站出来。

“老臣举荐定远公世子张洞庭,暂代户部侍郎一职。”

话音落,满殿皆惊,只因说话的人身份非比一般。

镇国侯梁岩崇,按照血缘关系还是梁安旁系的皇叔,论功劳不如定远公,但当年新朝刚立,前朝余孽反扑厉害,甚至趁着定远公外出平乱时调转矛头扑杀京都。

那一站中梁岩崇以少胜多,守卫住京都,立下不朽战功,得封镇国侯,寓意镇国柱石。

他原也是宗亲贵族,却在先皇垂暮之年突然自请去宗亲身份,只愿做个安乐侯,那场谈话无人得知,只知最后先皇应允。

尽管如此,朝堂内外仍无人敢小觑他,即便是梁安也依旧待他如皇叔,每年赏赐无数。

“老侯爷,你是今儿没睡醒,还是失心疯了,举荐张洞庭?”

“朝堂举荐,举荐人也要担责,老侯爷你是想给人不断擦屁股吗?”

齐文铮冷声一笑,言语中尽是拈酸暗讽。

这些个文臣平日里装的和个君子似的,一犯到他们利益,什么敦伦汝母都能冒出来。

张洞庭惊诧睁开眼,好奇的看了眼梁岩崇,随后又闭上了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