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笔趣阁> 历史军事> 三国之卧龙助理> 第三百七十八章 死战

第三百七十八章 死战

被骂作是“逆子”,这无疑是一个很重的罪名,曹cà这一声怒斥,只将曹丕吓得是肝胆yù裂,额头上的汗珠是刷刷的,如雨点一般的滚落下来。

“父皇当初昏睡不醒,儿臣遍请天下名医为父皇医治,但那些无用的医者皆说父皇苏醒无期,儿臣是心痛yù绝,每日茶饭不思,恨不得代父皇受此痛苦。只是当时外敌进bī,大魏上下无主,人尽涣散,儿臣也是为群臣和形势所迫,bī不得已才……才……”

曹丕不敢将“自立为帝”四个字说下去,结结巴巴了半天,只得伏在地上哽咽道:“儿臣所作所为,全都是为了父皇打下的这片江山,望父皇明鉴啊。”

看着地上哭哭啼啼,狼狈不堪的儿子,曹cà一张铁板似的脸终还是缓和了下来。

曹cà岂是不明事理之人,尽管曹丕在自己未故的情况下就擅自继位为帝,这让曹cà感到很恼火,但他冷静下来细想时,也很清楚在当时内忧外患的情况下,曹丕的所为也不能说是有错。

真正让曹cà感到失望与愤怒的,其实是曹丕的无能。

“你擅自称帝之罪姑且不论,那你损兵折将,使国土沦丧,山河破碎,我煌煌大魏国,数十万雄兵,人多地广,远胜于刘孙二贼,却给你沦落到如今这般地步,你又该当何罪?”

曹丕赶紧又泣辨道:“刘孙二人狡猾如虎狼,儿臣才华不济,屡中其jiān计,实在是有损父皇威名。但诚如父皇所言,我大魏人多地广,国力雄厚,儿臣本待凭借着雄厚国力奋发图强,反攻外敌时,偏偏子文和子建二**起萧墙,儿臣实在是,实在是……唉——”

曹丕又表现出一副可怜之状,几番凄凄哽哽之词,便将责任尽数推给了他那两个弟弟身上。

这一招自然有效,曹cà神sè间对眼前这个儿子的愤怒之sè少了几分,却是拍案恨恨道:“那两个混xiǎ子,实在是令朕失望,失望透顶。”

曹丕见曹cà愤怒的对象有所转移,趁机便道:“父皇,儿臣想子建和子文也是受了那些jiān臣的蛊惑,一时间头脑犯浑才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举。何况子文已经被刘备所害,父皇就原谅了他吧,至于子建,如果他还有一份孝心的话,若是知道父皇已醒,就该亲赴邺都来向父皇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