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笔趣阁> 历史军事> 三国之卧龙助理> 第一百九十九章 阳平关

第一百九十九章 阳平关

第一百九十九章阳平关

张鲁抬头一瞧,却见说话那个正是功曹阎圃,这位三十余岁的谋臣,此刻正以一种极不信任的目光盯着那封刘备的来信。

张鲁道:“刘玄德的这封信,也就是用词过于谦逊,我听说此人乃是长者,谦逊一些也没什么吧,不知子茂所言的‘诈’又从何说起。”

阎圃道:“这封信可疑就疑在用词太过谦卑微。主公试想,那刘玄德乃曹公所认的天下英雄,而今不但坐拥荆州二州,前不久还大败东吴孙仲谋,如此枭雄般的人物,对主公却如此的谦卑,主公莫不觉得其中很不对劲吗?”

张鲁有点不以为然,道:“就算是如此,诚如你所言,刘玄德如此了得,却又何必多此一举的写这样一封信,还说要与我平分巴西,莫不是他在戏弄我不成。”

阎圃皱着眉头道:“当今天下之诸侯,哪一个不是寸土必争,那刘玄德先前与东吴借了荆州,而今却不惜背信违约,为之与孙仲谋大打出手,这样一个人,他会痛痛快快的把已在手中的巴西郡割了一半给主公么?”

面对阎圃一连串的置疑,张鲁也有点没主见了,遂道:“那依子茂之见,这刘玄德他心里到底打得什么主意?”

阎圃沉默半晌,神色凝重的说道:“依圃之见,这刘玄德八成是想以这书信作为缓兵之计,暗中却是想侵吞我汉中。”

阎圃话音刚落,临座一人却是笑道:“子茂真是杞人忧天了,那刘璋父子想图谋我汉中十余年,哪一次不是无功而返,这刘玄德若也想效仿,无非也是一样的下场。”

那出言不屑之人,乃是张鲁胞弟张卫,阎圃听他之词,不禁连连摇头,道:“子护千万不可小瞧了这刘玄德,此人靠着织席贩履起家,却打下了如今两州之地,更能与曹操争雄,这等人物,岂是刘璋那样的暗弱之辈可比。此人若是真打算向汉中下手,我们万不可掉以轻心呀。”

张卫冷笑一声,道:“益州攻汉中,无非走金牛、米仓二道,或是西面之阳平关。前两谷道曲折盘旋,极难行军,我军只需于几处狭口立下营寨,守到敌军粮尽退兵便可。至于阳平关,嘿嘿,刘备若是敢来更好,就请兄长给我一万人马把守,纵使刘备尽起两州之兵而来,我也保管叫他望关兴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