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笔趣阁> 历史军事> 三国之卧龙助理> 第一百三十七章 西行

第一百三十七章 西行

第一百三十七章西行

刘备的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而且他说得多半也是真心话,因为他很清楚,自己一生全部的资本和制胜的法宝没有别的,就是“仁义”二字。

当年的徐州是在陶谦死后所得,现下的荆州,也是刘表父子两代死绝之后才得到,而现今的益州刘璋,年轻正盛,只怕活个二三十年不成问题,以自己现下这把老骨头,难道还要等到刘璋也老死不成?

然而,如果他现在也跟曹操一样,恃强凌弱夺取益州,那又有何面目面对天下的诽议?

这才是刘备的心理障碍所在。

在场的众人当然知道刘备的担忧所在,诸葛亮也很清楚,这几年来,他也不是没有劝过,只是一直都不见成效,因为他当初出山相助刘备的理由之一,便是冲着刘备的仁义去的,现下若又劝刘备放弃仁义,这岂非是打自己的脸。

就在众人不知该如何劝刘备的时候,庞统登场了,他以一种大人教育小孩的姿态,语重心的说道:“如今正是天下离乱之际,凡事是不能墨守城规的,仁义固然不可失,但也要随机权变才好。况且吞并弱小,攻击软弱,当年的春秋五霸不也做过么,但后世又有哪个敢说五霸之举是非正义的?所以说,只要为了天下苍生大计,就算是灭了别人之国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只要对待亡国诸侯施以恩义,再封他一块土地,谁又能说主公是负信义之人呢。再则,如果我们现在不去攻取益州,那将来势必也要让曹操那样的奸贼得到,主公难道觉得这就是对天下苍生好么?”

庞统三言两语,便已将刘备与春秋五霸相提并论,看似是歪理,但听起来又似乎是正理。

刘备心中暗思:“士元说得不错啊,春秋五霸能做的事,我为什么不能做,我从前行事,看来是真的有些太拘泥于仁义了。不行,这一回我说什么也不能再等了,这般天赐的良机,再不牢牢抓住,若是重蹈了徐州和荆州时的覆辙,只怕便会冷了将士们的心啊。”

刘备心念已定,便是豪然道:“士元军师所言不错,我为天下计,绝不能让益州落入曹贼之手,就依众卿所言,我决计取蜀。”

刘备下定了决心,众人都长松了一口气,气氛马上又活跃起来。

而诸葛亮却在兴奋之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