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32章

垂死挣扎未果的元帅:“……”

蝶艰不拆。

本元帅翅膀都被你摸过了,本元帅都把你当成……对象了。你能不能不要揪着我的马甲,可劲儿的扒拉。

花闲控制着树藤的叶子,轻轻地拨弄了一下装死的蝴蝶,继续揭发他:“还有,你那个厂长朋友,我也觉得有问题。谁家的钢铁厂,出来接工程,给人安装光束警报游浮跑系统,连高空五千米的飞机都能轰炸下来,还配备全自动战斗系机器人。普通的钢铁厂,能生产炮弹么?朔凌厂长也是你们联邦军团的人吧。”

蝴蝶被树藤撩拨得,翅膀有些痒。

退到了笼子的正中央。

避免这种“拟态缠绕”行为……

他是正经蝴蝶,这树藤看着不像是正经树藤,关他小黑笼子,禁锢他。

花闲一条一条数落着金翼暝蝶的“罪状”,她把这些支离破碎的不和谐碎片,拼了起来,真相竟然向着一个她始料未及的方向延伸过去了。

“还有!第七区的院长,他两个月前,就主动上门,要专门为我开设一个生物灵植培育实验室,还三五不时地上门光顾生意,仔细回忆一下,院长每次和我说话,都是在看着小蝴蝶你吧。你在联邦身份肯定不低,可以指挥阿诺、景灯那样的联邦上士,就至少是个军官。”

说到这。

花闲忽然产生了不妙的预感,眼皮子剧烈的跳,“你——你该不会是?”

她的喉咙仿佛被扼住了一样。

那个确切名字,有点不敢说出来了。

“联邦幸福生物制药厂,是院长提议让我办的,他说药物的一切手续、专利,包裹联邦药监局的审核,有一位住在疗养院的大人物会帮我摆平,就是看中了精神力爆乱特效药的价值。”

花闲手心里都是汗,看笼中躺平的小蝴蝶,眼神都不自觉地变得敬畏起来了,“大人物帮制药厂扫平了障碍,甚至客户都无法精准定位到制药厂的地址,和灵植有关的信息,都被局限在了s星门内,封锁了起来。这位大人物……大人物……”

金翼暝蝶,给个痛快吧,宝儿。

这把刀悬挂在脖子上,半天了。

砍吧。

“元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