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欢这里。

这原是府中过世的国公爷容璟的住处,朝夕进门那年,国公爷于战场上为皇上挡箭,从高头大马上摔落,昏迷不醒,朝夕得此机会跟容恒成亲,给国公爷冲喜。只是她的冲喜并没起到作用,她有喜不久,国公爷便没了。

一年前,她忽然被抢走了孩子,困在这湖心小岛,月月以泪洗面,她和容恒虽不算情深意长,却也称得上和睦,她一直以为容恒是喜欢她的,直到他拿着一根巴掌长的细针戳进她的心口,宋朝夕才彻底醒悟,他非但不喜欢她,还十分厌恶。

后来关押她的婆子看不过去,漏了点消息,她才得知容恒要她的心头血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给她的双生妹妹宋朝颜治病。

宋朝颜从小体弱,一直没有根治的法子,一年前,容恒终于找到神医薛令春,薛令春有办法治疗宋朝颜的病,唯一难找的就是药引,需以双生姐妹的心头血做引入药。

于是,倒霉的宋朝夕就这样被困在这,成了她亲妹妹的药引,月月以血供养妹妹。

她月月被取心头血,身体日渐消瘦,不到一年便已体弱多病,油尽灯枯了。

“夫人,世子往这边来了。(bqger)•(com)”

推门声传来,朝夕抬眸看去,身穿鸦青色杭绸素面夹袍,外披黑色鹤氅的容恒站在门口,他形容俊美,背脊挺直,身影修长,背后的湖光雪色竟难掩其风华,这两年来,国公爷去世,容恒作为国公爷唯一的儿子,逐渐崭露头角,竟比从前更为出色了。

朝夕拿帕子掩住口鼻,连咳了好久。容恒微微蹙眉,不喜道:“不是让你保重身子吗?若是病了影响朝颜用药怎么办?后果你担当得起?⒑([(bqger.com)])『来[笔♂趣阁]♂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bqger)•(com)”

宋朝夕握着手中带血的帕子,笑得讽刺,“我耽误她用药?我恨不得现在就死,也好过给她做药引!”

容恒声音依旧是淡淡的:“你若是不配合,我便不再让人抱峥哥儿给你看。”

早些时候,宋朝夕听到这些话,必会大吼大叫,歇斯底里地咒骂,骂这对狗男女,给自己鸣不平。如今被困了一年,她外无娘家依靠,内无夫君撑腰,唯一的孩子尚在襁褓,这一日一日的囚禁磨去了她的脾气,听到这些话已经没那么愤怒了。

只是想哭,想笑,想叹,想嘲,却终不知该如何是好。

(bqger)•(com)

章节目录